柳传志给任正非打了个电话,并号召联想同仁誓死捍卫荣誉
人物 柳传志给任正非打了个电话,并号召联想同仁誓死捍卫荣誉 人物 | 2018-05-16 17:44 柳传志给任正非打了个电话,并号召联想同仁誓死捍卫荣誉 盒饭财经

奉送出一顶“卖国”的帽子,确实省心省力又解气,当你需要一张脸挂上魔鬼的面具时,联想集团就提供了这张脸。

作者丨何伊凡丨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柳传志已多时没有就联想集团的事情发声,现在不但联合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写了封公开信,还给任正非打了个电话。


原因不难理解,对素以“产业报国”为核心价值观的柳传志而言,最能造成十万点伤害的,就是冠以“卖国”的骂名。


这是个微妙的时间点:中美贸易战事正酣,中兴遭遇最严厉制裁,而另一个主角华为,既是民族产业代表,又经常成为联想集团参照系。与它相比,后者因手机业务下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乏力等而备受批评。此背景下“5G信道标准联想为何联合Motorola不给华为投票”“因为联想站队高通,最终导致华为以微弱差距输了”,成了平地而起的舆情风暴。


5G是个专业话题,投票发生在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是更专业的话题,而投票涉及到的三种编码方案:Turbo code(涡轮码),LDPC code(低密度奇偶校验码),Polar code(极化码),则是专业中的专业。


投票发生在2016年,真要说清楚这件事,不但要对通信标准具备一定知识,还要找到两年前全英文技术文档,而这些文档篇幅动辄数万字之多,如今却引入公众讨论的范畴。这令柳传志觉得“这是偶然事件?还是被人利用?种种不正常的现象,不由得不令人深思”。


奉送出一顶“卖国”的帽子,确实省心省力又解气,当你需要一张脸挂上魔鬼的面具时,联想集团就提供了这张脸。


柳是珍爱荣誉之人,他在信中写到:


这是发生在2016年关于5G信道编码标准方案投票的事情。在整个投票过程中,联想集团代表遵循两个原则:一个是基本的,要维护自己企业的利益;还有一个更高的原则就是要注重大局。什么是大局?大局就是国家和行业发展的整体利益。


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是全球影响最大的通讯标准化机构,主要协调各组织形成通讯领域的标准制定,这是一个非常专业化的学术组织,会议都是纯技术领域的讨论。在3GPP组织的5G eMBB方案第一轮(RAN1#86bis)投票的时候,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LDPC技术方案。在第二轮(RAN1#87)投票时,我们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在整个过程中,我个人认为,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


为求证这一结论,我专门和华为的任正非先生通了电话,任总对我表示,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两年前发生了什么?


2016年8月、10月和11月举行了三次3GPP会议,主要是针对5G增强移动宽带(eMBB场景)信道编码技术标准选择。3GPP成立于1998年12月,旨在为通信系统制定全球适用技术规范和技术报告,换而言之,5G标准就是在这个组织召开的会议上确定。


信道编码分为数据信道编码和控制信道编码,数据信道用来传输所有的数据,控制信道则主要是为了传输指令或者同步数据。


数据编码又分为长码和短码,主流的两大编码标准为LDPC和Pola。


LDPC上世纪60年代提出,1990年代被重新发现,技术十分成熟,近二十年来被广泛应用于航天,卫星和地面数字广播,以及WiFi系统。在国家地面数字电视的标准中,就是基于LDPC编码,它对实现5G系统高达20Gbps的速率至关重要。


Polar code是学术界最近几年升起的一颗新星,由土耳其Erdal Arikan教授于2008年发明。各大公司都进行了研究,但还不够成熟,在5G之前还没有被商业系统采纳的先例。


Turbo码由法国科学家C.Berrou和A.Glavieux提出在3G和4G标准获得采纳,不过5G标准主要是LDPC和Polar的竞争战场。


关于投票的技术细节,已经有多篇文章做过详细的分析,在此不做赘言。


简而言之,第一次8月的会议在瑞典哥特堡举行,实际上是编码技术方案的一次预讨论,仅讨论了数据信道,而没有讨论控制信道。大部分公司支持LDPC作为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有高通、三星、英特尔这些巨头,也包括中国背景的中兴通讯、信威科技、Vivo、Oppo和小米。


华为及旗下的海思科技、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德国电信、意大利电信、沃达丰、展讯,排除Turbo方案的主推者法国Orange,也提出了一项议案,即让Polar作为一项候选的编码方案。


2016年10月在里斯本举办的RAN1#86bis,这次会议对eMBB场景下的数据信道编码进行了充分的讨论。


5G有三大场景:eMMB场景,uRRLC和mMTC,其中eMBB主要用于增强移动宽带,面向VR/AR、超高清视频等需要高速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


在表决选项中,数据信道仅使用Polar code的方案已经被排除在外(如下图),原来的Polar code阵营,已经同意了LDPC运用在长码上,只力争能把Polar code用在短码上。这次表决的记录如下:



联想方面认为,自己是出于对数据信道同时使用两种编码方式的顾虑,才和摩托罗拉对LDPC+Polar混合方案投了反对票。这次表决中,所有公司对LDPC用于长码均无异议,而对于短码三种意见仍然相持不下。


到了实际的投票阶段,华为主动弃权。最终结果是两边暂时各让一步,会议最终只是对长码达成了决议,把短码留给以后的会议做决定。


这也就是所谓的“联想投反对票”的由来。


到2016年11月第三次会议(即第87次会议)上,因为已经决定了5G移动宽带的数据传输长码部分采用LDPC方案,待定有两件事:一是数据信道中短码采用何种方案,另一点则是除了数据传输之外,用于网络控制的信道采用何种方案。



从投票来看,联想对华为两次提出的关于数据信道短码提议都给予了支持,不存在弃权和反对。但由于Polar阵营投票权重不够,加上高通、三星、爱立信等公司反对,华为提案并没有通过,最终会议决定数据信道的短码也采用LDPC,与长码保持一致。


到此时,Polar码唯一的希望是5G移动宽带控制信道。联想和摩托对华为数据信道的短码及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都投了赞成票。华为关于控制信道编码方案的提案,最终得以通过。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3GPP投票有权重,并非一人一票、人多力量大。所谓联想站队错误,导致华为一票之差输掉数据编码之争,并不准确。


华为后来声明里所说:“这次编码之争,更多的是技术之争,不要增加太多政治色彩。LDPC成为数据编码,Polar成为控制编码,都有技术层面的优势。”


5月11日晚间,华为在华为中国区微博评论区@联想:“感谢联想集团及其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表决会议上投票支持Polar码方案,大家共同为中国企业在国际标准上的持续突破而努力”。


联想官微转发回应表示:“Polar码方案能成为5G国际标准,是中国企业共同持续努力的突破性结果。联想将与华为及国内相关企业广泛合作,共助5G产业繁荣发展。”


既不要轻易给批评者扣上民粹的标签,更不能动辄将一家公司冠之以“卖国”。认为联想处于种种目的给华为在竞标中下绊,或者是中国公司只能给中国公司投票,实在是小瞧了这两家公司,将宫斗的戏码挪移到严肃国际商业事件中。


放在更宏大视野中,5G有大利益,需要大合作,也隐藏着大博弈。很难说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按时间表,3GPP R15标准今年6月就将完成,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5G也会是中美角力的一大焦点,此时更不能自乱阵脚。抓住零碎信息,煽动情绪,以爱国之名,其实不过是给暴戾之气找到另一条通道,对华为而言才是真正的猪队友。


-END-

本文由盒饭财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