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在没落!“偏科”的映客能借IPO突围吗?
直播 直播在没落!“偏科”的映客能借IPO突围吗? 直播 | 2018-06-13 13:49 直播在没落!“偏科”的映客能借IPO突围吗? 张书乐

在直播整体降温和平台趋向平稳的当下,“第一股”多少还能借直播的名头圈点钱,尤其是对于已经元气大伤的映客而言。可目前自救姿势只是撒钱和要钱的映客,就算成功上市,又能让多少投资者有信心去喜欢一个不太靠谱的老故事呢?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由于即将在港股上市,直播平台映客把今年“樱花女生”的结束晚会放在靠近香港的广州举办,并首次采用了对外售票的方式,来的歌星不少,现场几乎座无虚席。

对于映客来说,上市或许是它的一个执念。由于注入A股公司宣亚国际失败后3个月,映客在今年重启上市计划。

3月26日晚间,映客正式向香港交易所递交招股书,根据招股书显示,较2016年,映客2017年收入、月活数量、付费用户数量均出现下滑。

一个业界反复在谈论的槽点是,映客这种“锲而不舍”,是要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络直播第一股。

可问题是,在直播行业整体都在风口落寞后开始降温的大背景下,“第一”的名头又有多少含金量。

1.jpg

为什么映客业绩降温比同行更严重?

业界对于直播平台的亏损问题,并没有太多的关注。毕竟,对于网络视频这个大类来说,实现盈利的太过于凤毛麟角了。

关键在于,映客的基本盘,即用户数量出现了下滑。

数据显示,映客每季度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峰值出现于2016年第四季度,为3000.6万人,此后持续下降。2017年第二季度跌至2030.2万人。第三季度回升至2316.5万人,第四季度升至2518.4万人。同时,其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峰值出现于2016年第二季度,为261.5万人,此后持续下滑,到2017年第三季度已下滑到61.0万人,直到2017年第四季度,微小回升至65.2万人。

小幅度的回升,并不能改变映客的颓势。而映客这种带有断崖式下落的业绩腰斩,本身则是整个直播领域进入平稳期的一个极端呈现。

据第三方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98亿,相比2016年60.6%的用户规模增速,2017明显放缓,只有28.4%,同时,预计2019年增速将进一步放缓到10.2%。

曾经在直播领域长期霸榜的映客,成为增速骤降的“牺牲品”。

拥有主播3680万的映客,首先在为自己3年前成立时确定的主播签约模式买单。

和其他直播平台在2016年疯狂的添加砸钱抢主播的路数不同,映客从一开始走的就是素人主播的路数,这使得其主播群体异常庞大,但和优秀主播之间的关系也颇为松散。

彼时,映客打出的是全民直播的招牌,用一部手机,看到另一个陌生人的日常生活,比起走头部主播才艺路线的方式而言,更有了一些窥私的小冲动。

然而,这种平台付出不多、进入门槛不高、主播参与者众的方式,最终被证明依然是在演戏,而素人主播们的演技和才艺,显然太生活、太市井也太没技术含量。

不如去天价挖来的头部主播扎堆的直播平台看演技十足的表演,而且随着抖音、快手之类的短视频兴起,更多奇趣、质量上佳、场景繁多的内容,拖住了用户的观赏习惯,15秒一个的短视频,看上个把钟头不是事,这让本来困在狭小的直播间、展示的内容不是“语言类节目”、就是“歌舞”的直播,被拉走了大量“好奇心强烈的客源”。

显然,演技偏弱的映客,比起其他同行,被分流的情况也就越发显著。

2.jpg

为什么映客多元化自救总遇挫?

映客其实很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全民素人模式,在头部主播的压力下,很难有更多的发展空间。多元化成为了映客的救市之选。

除了继续用“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洗脑式宣传口号,吸引更多有潜力的素人成为主播后备力量外,映客在头部名人的投入也在加大:2016年,傅园慧、刘涛、蒋欣、王凯等传统意义上名人,纷纷将自己的直播首秀交给了映客,同时直播+明星、直播+综艺等多种形式,直播答题、游戏联运等等周边领域的试错,也陆续成为了2017年的映客“主题词”……

尽管打出了几波小高潮,用户黏度不高的痛点,依然无法解决。

尤其是比起后起之秀如背靠社交平台、保持强力流量输入和内容外辐射的陌陌直播、一直播,以及在风口期一度碾压的那些尽管靠山不明显、但内容依附游戏而保持强大用户黏性的多个游戏直播平台,一直非常“独”的映客开始面临流量池的枯竭。

猎豹大数据显示,映客列2017年度直播类app排行榜第十位,周活跃×××率仅为0.1416%。而一年前映客在同一个榜单上尚排第三。

3.jpg

强大的业绩滑坡压力下,映客时下在进行的自救反而变得更加简洁——撒钱和要钱。

2018年初,直播答题横空出世,给颓势中的映客注入一剂强心针。映客旗下《芝士超人》以直播撒钱的方式,迅速圈住了新的用户。

然而这种缺少技术含量的撒钱模式,本质上和花钱买流量没有差别。一旦新鲜度过去,或花钱水准不敌竞品,这些买来的用户很快就会涌入别家。

有些黔驴技穷的映客更加孤注一掷的想通过IPO来要钱续命。

去年4月,映客的A轮投资者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公布以现金28.95亿元的价格,从多位股东手上收购蜜莱坞48.25%的股权。结果,这最后被证实是映客借款给上市公司收购自己,以期达成曲线上市目的。

在这一闹剧在年底被叫停后,单纯以来直播盈利的映客只能选择孤注一掷赴港上市。

如此迫切,本身和“第一股”有点相关,即在直播整体降温和平台趋向平稳的当下,“第一股”多少还能借直播的名头圈点钱,尤其是对于已经元气大伤的映客而言。

可目前自救姿势只是撒钱和要钱的映客,就算成功上市,又能让多少投资者有信心去喜欢一个不太靠谱的老故事呢?

或许,这种“心心相映的客人”早已移情别恋了。

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6月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END-

本文由张书乐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