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管理学者肖知兴:创始人对权力的贪恋,是企业成长的最大障碍
演讲 著名管理学者肖知兴:创始人对权力的贪恋,是企业成长的最大障碍 演讲 | 2018-09-11 09:53 著名管理学者肖知兴:创始人对权力的贪恋,是企业成长的最大障碍 盒饭财经

企业内部建立一整套基于契约精神的,完全职业化的,公正、公平、公开的运作体系。

“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败”8月30日,肖知兴老师来到今今乐道读书会,用阿克顿勋爵这句话作为引子,以权力和人性之间的关系作为视角,对领导力进行深入的解读。


权力的腐败究竟有那几重含义?一个企业最宝贵的资源又是什么?如何在创业过程中战胜种种挑战和恐惧?近日,肖知兴老师在今今乐道读书会北京总部进行了分享,盒饭财经节选整理了其现场演讲,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启发。

口述/肖知兴  整编/盒饭君/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肖知兴


著名管理学者、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

先后任职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乔治·华盛顿大学、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


很高兴今天下午来给大家作这个分享。今今乐道读书会“约会世界上最好的思想”,这个口号听起来不错,爱读书的人其实很有福气的,因为你一直在约会全世界最聪明的人。我今天讲《以热爱战胜恐惧》这本书的角度,跟书里讲的角度不太一样,我专门从权力和人性的角度去谈中国式的领导力,谈中国企业的管理。


我写完这本书才发现,厚厚600页,其实我想说的话,阿克顿勋爵早已经说清楚了,就是这句话:“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败”


阿克顿勋爵是虔诚的天主教教徒,他讲这句话的背景是当时罗马教廷要出一条法令,这条法令英文叫“Papal  infallibility”,就是教皇是不可能犯错的。阿克顿非常生气,所以就专门发起了一场运动,在这个运动中他写了一封非常有名的信,信里头就有了这句流传至今的名言。


权力使人腐败什么意思呢?一般人想的就是道德的腐败,这个人会变得很坏。其实不仅是变得很坏,他同时会变得很呆、变蠢,所以这个腐败是三重的腐败。



权力会使一个人变坏


权力首先是让一个人变得很坏,也就是道德的腐败。在道德上采取双重标准其实是人性的本能,我们一般都是“严于律人,宽以待己”,说起什么事情,别人不能做,自己总有理由,这是很正常的人性。如果你手上还握有权力,这个人性更是慢慢地就滑向一个阴暗的角落了。慢慢地,你给自己留出来的特区就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你就觉得自己什么事都可以做,就成了十恶不赦的混蛋了。


例如,洪秀全创立太平天国,强调各种戒律,如果是夫妻两个,分别住在男营、女营,可能一两个月才见一次面。而洪秀全自己,还没有打出广西,就有四十六个老婆。他觉得他自己是天父的儿子,不需要受这些戒条的限制。


再举一个例子,大家知道《指环王》里肩负销毁魔戒的使命的是谁?是那群特别善良、特别纯洁的霍比特人,尤其是男主人公弗罗多。但是最后当他们把魔戒历经千辛万苦带到末日山的火山口的时候,弗罗多干什么了?弗罗多突然想把魔戒据为己有,他抵挡不住权力的诱惑,最后是咕噜一口把他的手指头咬掉,魔戒才掉到火山口里头被销毁了。


(电影《指环王》截图)


所以权力就这么可怕,它能够把这么善良的天使一样的一个人变成魔鬼,更何况我们是普通人。


权力大的人,你有时候觉得他真是风光,真是风光,钱袋子、笔杆子、刀把子都在我手上,我想怎么着怎么着,其实这完全是错觉。当一个人成为一言九鼎,像教主一样的人物的时候,大家知道,其实心里头不以为然,甚至瞧不起他,甚至觉得他不过如此而已,那个人是谁?


最瞧不起他的那个人是谁?就是那个把他抬到教主位置的那个人,就是那个二把手。所以大家知道洪秀全厉害,出来一个更厉害的,谁呢?他的二把手叫杨秀清,你不是天父的儿子吗?我是天父下凡,直接代上帝立言,结果太平天国就因为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陷入了内乱,最后可耻地失败了。


这里头的逻辑非常微妙,最瞧不起他的人就是那个把他抬到那个位子起作用最大的那个人,好玩吧?



企业家更像变态杀手


权力使人变坏的这个机制真是惊心动魄。权力不仅使人变坏,权力还能让人变呆。什么叫变呆?就是他会慢慢丧失换位感受的能力,他无法体会对方的感受,他觉得这样很自然。例如,“米兔运动”那些受害的女孩子内心深处那种强大的耻辱感,他们永远体会不到。


克林顿当年竞选的时候,有一次开拉票的大会,上来一个黑人中年妇女痛诉:我老公是个酒鬼,喝完酒人都找不到,不知道在外面搞什么勾当去了;四个孩子买面包的钱都找不着;电费的单子、房费的单子、银行欠费的单子,一张一张寄过来,我这日子怎么过?


克林顿上去,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位置,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感动了整个美国,大家知道这句话叫什么吗?“I  feel  your  pain”,我感受到了你的痛苦。


克林顿小时候只有妈妈没有爸爸,他妈妈拉扯他长大,非常不容易,所以他说这话是有可信度的。就这一个动作,不知道为克林顿赢得了多少选票,尤其是中下阶层这些贫苦阶层的选票。克林顿这个动作表示什么?就是换位感受。


做企业的人,一把手,按道理是需要很强的换位感受的人才能胜任,你不能去换位感受,你怎么管人呢?但事实上,现实非常好玩,大多数做企业的人,他其实是属于一种非常特殊类型的人。


两种人,第一种人,他换位感受的能力很强,但是基本没有换位思考能力,这种人推到极端就是孤独症患者。他连你的脸都不看,他连你的脸部表情都没法儿分辨,但是他听一个音乐,看一幅画,他会感动得痛哭流涕,这个是换位感受能力推到极致的人,但是他连换位思考能力没有,他连你脸上的表情都不懂。


另外一种人,他换位思考的能力极强,但是没有任何换位感受的能力,这种人推到极端是什么呢?是变态杀手。他猫捉老鼠一般,玩弄被害人,恐怖电影里的那个女主角,你往哪儿逃,他早就知道,他就是享受这种快感,但是他没有任何换位感受的能力,要不他也不可能成为变态杀手。


一个极端是换位感受能力极强,基本没有换位理解能力的,另外一个极端是换位理解能力极强,但基本没有换位感受能力的。一个是孤独症,一个是变态杀手,大家猜一猜企业家一般是什么类型的人?企业家是偏孤独症还是偏变态杀手呢?


学术研究告诉我们,企业家一般偏变态杀手。他换位思考能力肯定要强,他如果没有换位思考能力,就没法儿了解客户的需求,就卖不出第一笔货,就不可能把第一笔生意做成。


但人都是有缺点的,你换位思考能力强,你换位感受能力就弱,所以做企业的人,本来就是换位感受能力偏弱的人。再加上你长期手握重权,300人、3000人、30000人归你管,你在这方面的能力,会堕落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最基本的常识都不会有了。


所以很多企业家,很多最简单的事情,你就不理解他为什么不去做。打个比方,提拔员工,ABC三个员工一起进公司的,可能是同一个大学的,甚至是同一个宿舍的,睡上下铺的兄弟,干了两年、三年,你决定提拔一个人,左思右想,最后选择提拔A。


B和C,你想想同一年进公司的,同一个学校的,一般来讲,你要有一点点换位思考的能力,他们俩肯定很失落、很难受、很郁闷,对不对?但是你如果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你基本没法儿处理好这两个人的失落情绪。


打比方,B可能是大城市的孩子,家境很好,北京五套房,提拔了A吧,狗日的,运气很好嘛!心理稍微有点酸,然后就过去了。他无所谓的,他明天上不上班都还是问号;C呢?苦孩子,家里很穷,特别瞧不起A,觉得A简直就是个人渣,现在你提拔了A,C怎么感觉啊?C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恨不得当天就辞职,不能干了,老板怎么能提拔这一种人呢?


所以你如果老板,做一把手的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你是没法儿区分B的情况和C的情况。B,你肩膀上拍拍,明天好好上班,公司还是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就可以了。C不行,C你得请他到家里来吃饭,你得问他,在北京呆得怎么样?有没有买房的计划呢?家里爸妈要不要过来看病呢?需不需要我做什么呢?你得请他到家里来吃饭,C可能心情才有可能慢慢平复下来的。


你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你不会去做这个事的,放心,你不会做。你知道他不开心,“不开心怎么着,我只能提拔一个呀”,你不会去做这个事儿,绝对不会去做。


再举个例子,股权分享。你要是做高管做到级别比较高的层面,你有时候会很纳闷,怎么老板也就一个女儿,女儿也嫁美国去了,他那些亲戚朋友都是饿狼,他也不想把企业留给这些亲戚朋友,干嘛就攥着100%、99%的股权不放手呢?他难道不知道他已经六十多岁了,七十多岁了吗?他为什么不把企业分给我们呢?


你会觉得很奇怪,所以很多我辅导的老板,2015年跟我说,我拿出20%来分,2016年跟我说我再想想这个方案怎么设计,2017年的时候,我找个咨询公司咨询一下,他其实骨子里是什么?是舍不得。他潜意识舍不得,嘴上问他,我舍得,但他潜意识舍不得,他小时候穷惯了或者什么原因,他就是舍不得。


这种老板就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他不知道当员工、高管拿到第一笔非工资、非奖金之外的收入有多么的兴奋。你工资卡里出现3万块钱,人家告诉你这是分红,这是你的分红权,你的股权的收入,整个员工就变了一个人一样,那说明什么?说明这是真的,这个公司真是我们大家的,第二天打仗,整个状态跟原来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没有换位感受能力的老板,他就体会不到这个。


中国稍微有点能耐的人,你不给我股权,他心里就开始嘀咕。所以没有换位感受的能力,老板就会犯这种错。



公司最重要的资源是老板换位思考的资源



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智商的腐败,这个老板会变得很蠢很蠢,蠢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他会完全丧失刚才讲的那个本来是他的长项的能力,换位思考的能力。


什么原因呢?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身边会慢慢被一圈一圈又一圈的人包围,围得水泄不通,所有进来的信息和出去的信息都会被这个包围圈过滤。


大家仔细听,所有进来的信息都会被过滤,意味着他完全不了解外面的真正状况;所有出去的信息都会被过滤,意味这他无法实现自己真正的意愿,两者相加,这其实是非常可怕的情况。他最后其实完全处于一种人事不省的状态。


脑科学研究进一步印证了这个结论,他们发现,有权力的人的大脑中间负责换位思考的那个部分的功能,这个部分叫做镜像神经元,会慢慢丧失。不要说有权力的人他这个功能会慢慢丧失,在心理学试验里头,让那个被试验的对象假想他现在很有权力,他那个大脑那个部分的功能就会处于类似休眠的状态。


假想他都会存在休眠状态,更不要说你长期拥有真实的权力,对人可以生杀予夺,那你这个大脑这个部分基本上属于脑死亡的状态了。所以我经常讲,一家公司里,最宝贵的资源不是人才,不是资金,不是货物,是什么呢?是老大的换位思考的资源,所以老大千万不能扑到一线去做销售,因为老大销售做得多,他大脑换位思考的资源是有限的,他回来就不会去换内部人的位,他就不会跟高管、跟员工做换位思考。


所以我说做老板的一定要想清楚,你销售再厉害,你能搞定一千个客户。但是你如果不会与公司内部员工的做换位思考,大家都不认同你这个公司,不认同你这个老板,那你这个公司一千个客户,就结束了;如果你不去外头做销售,你把你的认知资源,把你的换位思考的资源用来做内部人的换位思考,你去搞定一百个人,我就算这一百个人的能力是你的十分之一,每人搞定一百个客户,加起来也是一万个客户,是你的十倍啊。


所以,你仔细观察中国优秀的企业家,第一代优秀的企业家,你看柳传志、王石、王健林他们都是军人出身;第二代优秀的企业家,你看马云、郭广昌、刘永好都是老师出身;第三代优秀企业家基本上就是IT行业、互联网行业的知名企业家,基本都是工程师出身。他们的共同点是,他们都不是做销售出身的。


因为你的最宝贵的资源,你拿到外头去用,用到客户身上去,你没有用到内部人身上,你没有去琢磨他们的所思所想,所忧所虑,你没有去打造一整套用人的机制,让这些人才能够脱颖而出,让那些想干活的人能够得到干活的机会,让能者多劳,让劳者多得。


这套系统就是是琢磨人,琢磨内部的人。你如果没有习惯,是不可能把这样的一套系统做起来的。所以权力是很可怕的东西,它让你变坏,让你变呆,让你变蠢。



把企业当儿子还是当老子



怎么让热爱战胜恐惧,怎么让人性战胜权力,让天使战胜魔鬼,这是一件非常非常艰难的事情,所以(《以热爱战胜恐惧》)这本书讲的就是这个逻辑。怎么去让大家克服这种潜意识的对权力攫取的欲望。


所以,企业能不能做大,取决于你把这个企业的皇冠是戴在自己头上,还是戴在这个企业的头上,也就是,你是把这个企业当儿子,还是把这个企业当老子。


把企业当儿子的,你高高在上,一言九鼎,不能被批评,一股独大,只用对自己忠诚的人,这个企业肯定没希望,说都不用说。如果你是把企业当老子,我们都是这个企业的儿子,我跟大家不同之处是我年龄大一点,我是领头人而已;职权自然而然就会分配给大家,分配给各个委员会、各个职位;不同意见自然而然就可以当面说,还可以当众说(你们年龄足够大就知道这两者的区别,年龄小的小朋友不懂,问问年龄大的朋友吧!)分配方面自然而然就采取广泛的利益分享机制;用人方面,自然而然,唯一的判断标准就是,这个人对于我们公司未来发展有可能做的贡献。


所以,你把企业当儿子养还是当老子养,是本质上的不同。有的人说,我听说过当儿子养还是当猪养,老天,你把公司当猪养,你就甭跟我说了,当猪养,那就是纯粹的机会主义者,纯粹是挣快钱的,那种抢风口的,那就不叫做企业,这种事情就不值得一谈了。所以,我们讲的是做企业的,至少你要把它当儿子,当然当儿子不够,你要把它当老子。



以三种热爱战胜恐惧



怎么以热爱战胜恐惧,我寻寻觅觅找了三样东西。一样东西是正念,正念是从佛学的概念,它强调的是一种强大的自我觉察力,所以他有意识的觉察,关注当下,不做评判,这种觉察力是个人的情商、团队的情商、组织的核心竞争力的基础,正念让你有意识地觉察自己的生命存在的当下的那一瞬间,所以本质上它强调的是对生命的热爱。


正念是对生命的热爱,良知是什么?良知是对人类的热爱。所以良知本质上是一种温暖的能量体,自发光体,源源不断地去倾泻对你周边的人的关怀。所以它是儒学说的那两句话,“天地大德曰生”,“万物一体之仁”,这两句话本质上都是一种非常温暖的东西,它提供的是一种能量的来源,这是对人类的热爱。


第三样东西是什么呢?是天命,天命是什么?天命是对事业的热爱,你把它当成上天赋予你的使命,老天爷造你这个人就是干这个事,你想想你要有这种发心,你做这个事是不会给自己留退路的。所以这个事情做不成、做得不漂亮的概率是很少很少的,这个是大的逻辑。


当然,正念是船体,良知是船舵,天命是船帆,下面还有一个汪洋的大海,这个大海是什么?是认知共情与情感共情,这个就是我刚才说的换位思考和换位感受的学术上的名称。


换位思考就叫认知共情,换位感受就叫情感共情,其实世间各行各业拼的都是共情能力。


大家知道最优秀的老师要换学生的位,最优秀的医生要换患者的位,最优秀的侦探要换歹徒的位,最优秀的管理者要换被管理者的位,所有的行业里面,换位思考、换位感受能力,共情能力最强的行业是哪个行业?大家猜一猜,哪个行业,你们一般都想不到这个行业,这个行业是作家。


你想想,曹雪芹写《红楼梦》,里面975个人物,每个人物张嘴说的每一句话,就是这个人说的话,这得要这个作家多强大的换位思考能力啊!


正念、良知、天命这三个词敞开说,每个词都要说一天一夜,我这里只讲最重要、最重要的东西,我说正念这种高度的觉察力是一切人际能力的起点,我举个例子,像李嘉诚这样的人,他接待中国企业家的代表团,回答记者的提问,接待怎么向我们雷军这样的企业家的“朝拜”,一言一行,每句话、每个眼神他都非常到位,基本上是挑不出任何毛病来,什么原因?


因为这种人他长期修行,他有极强的自我觉察力,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几十年如一日,不是一个李嘉诚在面对你,他是好几个李嘉诚,他一个人就活成一支队伍,他有个A版的李嘉诚在答记者问,他有个B版的李嘉诚看着自己,表情要到位、手势要到位,可能还有C版的李嘉诚告诉自己,不要慌,不要着急,顶住压力,该说什么就说什么,所以他其实是通过一种极强的自我觉察力来培养他炉火纯青的接人待物的能力的。


中国人学良知容易走上狂禅派和现成派的歧路,总之是因为我们缺乏一个客观的、独立的、第三方的标准。没有这种标准,人类是很难很难真正走这条自律的窄道的,很难去眼光向内,手指头指向自己,去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的。这方面,西方人出于对自己天命的信仰,往往表现得比我们要更强大。


举个例子,德鲁克,90多岁还下决心每五年要把莎士比亚全集重读一遍,他两个手指头打字,当当当,当当当,他能打出34本书,人家对自我要求严格到什么地步!


再说一个最近我们中国人都比较关心的一个人——基辛格,90多岁了,突然之间出了一本书,那么厚,《论中国》,你还没看完,又出一本书,那么厚,《世界秩序》,人家就是这样的,各行各业我们的竞争对手就是这样的,所以,咱们要很清醒别人的竞争力是从哪儿来的。


我是70后,大家如果是70后的应该都很熟悉这个动画片,这个动画片叫《哪吒闹海》,里面最感人的一瞬间,所有看电影的小朋友泪如雨下,是他爸爸来他问罪的时候。哪吒说,爹爹,你的骨肉还给你,我不连累你!然后就自杀了。自杀之后,发生了什么?大家还记得吗?他的师傅来了,叫太乙真人,用莲藕做手和脚,用荷叶做身子,用莲蓬做脑袋,吹一口气,哪吒又活了,而且比原来更强大了,把四海龙王打得落花流水。


其实这个过程是一个绝妙的比喻,做企业的人,就得让旧我死去,让新我重生,以命换命,只有这样,你的使命才有可能变成这个企业的使命,没有别的可能性。你觉得你算帐算得好,人家算得比你还清楚,你觉得你驭人术很高明,人家各种手段比你还高明。


这是一个不归之路,不要走上这条路,唯一的大道就是意识到人性的局限性,遏制自己对权力的爱好,而在企业内部建立一整套基于契约精神的,完全职业化的,公正、公平、公开的运作体系。


(根据作者8月31日演讲节选)

-END-

本文由盒饭财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