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的苹果,任性的库克
人物 任性的苹果,任性的库克 人物 | 2018-09-13 16:34 任性的苹果,任性的库克 孟永辉

当任性的苹果不再任性,或许正是库克即将谢幕的时刻

或许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哪一个科技公司会像苹果般任性,任性到可以不顾及用户的感受。随着苹果发布会的新鲜“上线”,我们再次见识到了苹果的任性。价格再度刷新史上最高、口碑再度创下史上最差都在向我们展示着苹果的任性,无论如何,苹果新品依然上线,你买或不买,它都在那里。

 

如果反过来想,这或许正是苹果的过人之处,它可以不用顾忌用户感受去放肆任性,只需要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行事即可。值得注意的是,苹果的任性并不是盲目任性,它的每一次任性似乎都得到了用户的回馈。尽管在乔布斯逝世以后,苹果再也无法带给我们让人震撼的新品,但它的价格却一次次挑战着我们的底线,并且我们还不得不去买这些价格让人瞠目结舌的产品。

 

01

这或许就是苹果的聪明之处,它知道自己的任性并不会带来用户的大规模流失,相反还会让用户发展自己“任性”之外的东西,所以不如就这样任性下去。但是,苹果手机的价格贵一定有贵的理由,很多人会将苹果手机的贵和它本身的体验结合在一起,认为苹果手机尽管很贵,但是用户在使用过程当中的体验真的很好,或许这也是苹果手机任性的理由。

 

然而,需要明确的是科技产品的迭代和更新是相当快速的,如果仅仅只是按照前辈乔布斯积累下来的创新遗产,而不断对用户进行一遍又一遍的收割,那么,苹果公司势必会被用户抛弃。尽管苹果会借助早期的资本进行相关产业链的布局,但是作为一个以科技产品为主导的公司来讲,如果你的产品都没有用户买单的话,那么你的存在还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呢?

 

因此,任性的苹果终究要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等到它的品牌效应被消耗殆尽,越来越多的用户选择其他手机品牌的时候,或许它只能对苹果手机的死忠粉进行收割,等到这批死忠粉收割完成,那么,苹果或许将会从一个以产品创新为驱动的科技公司转变成为一个以投资为驱动的投资公司。

 

如果我们从更深层次上来思考苹果的任性,其实可以看出,苹果其实是在用营销和品牌来代替以往的科技创新。现在的苹果真正实现盈利是依靠自身的品牌打造和市场营销来实现的,虽然苹果还在进行一些微创新,但是这些微创新相对于浩浩荡荡的科技行业发展来讲显然有些微不足道。从这个逻辑上来看,任性的苹果显然有些任性过头了。

 

02

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曾经说过,上帝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任性的苹果其实是在将乔布斯时代的“反操作”发挥到极致,无论是价格,还是产品,苹果都是在无限放大乔布斯时代的任性。只是现在的苹果仅仅学到了极致的任性,而缺少了极致的产品创新,从这个逻辑来看,苹果的任性其实是以微乎其微的创新为代价,由此我们几乎可以断定的是,尽管苹果公司依然受到资本方的支持,但是如果继续按照现在的调调任性下去的话,势必会失去越来越多的用户基础。

 

当用户对苹果的这种“痛感十足”的营销手段产生免疫之后,即使苹果再使出更多有违常理的操作依然无法引起用户的关注,最终将会让苹果沦为平庸的一派。到那时,苹果公司将不再是一家纯粹的科技公司,而是真正演变成为一个资本气息浓厚的公司。创新沦落到尘埃,产品平庸到极限,那个时候的苹果或许已经没有了任性的资格。

 

相对于苹果公司的任性来讲,库克的任性则现在有些隐蔽。我们看到的是库克不断在为拓展苹果的销量,不断在开拓苹果的市场而奔走。但是,我们更加看到的是库克时代过重地看重营销的价值和意义,而忽略了苹果本身所应该具备的特质。

 

这些特质其实就是创新、创造和独一无二。这或许也是库克任性的一面。即他仅仅只是关注市场和营销,而不去关注苹果产品本身应该达成的效果和在行业当中的引领作用。或许,任性的库克将他对于苹果的营销发挥到了极致,但是对于苹果产品本身,库克却缺少一个相对较为明晰的认识和操作脉络,最终让苹果沦为平庸。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苹果公司继续任性下去,那么苹果未来的走向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资本市场上的工具,而缺少了真正的人文气质和科技特质。

 

03

任性的苹果,任性的库克,其实是当下整个苹果公司的真实写照,也是苹果公司在失去乔布斯之后将苹果本身的任性基因发挥到极致的结果。尽管苹果公司一如既往地任性,但是这种任性的背后何尝不是一种迷茫在作祟?苹果公司仅仅只会将乔布斯时代积累下来的基因在反复地消耗,但却缺少了真正能够引发苹果公司创新的思维和产品,或许苹果的任性也正是其悲哀之处。

 

因为现在的苹果已经不再是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可以进行产品创新,而不去考虑资本的感受,这或许是苹果之所以会在乔布斯时代有诸多创新的原因所在。进入到库克时代后,库克对于资本的掌控能力显然不及乔布斯,这也就造成了现在的苹果可能已经沦落成为一个资本操纵的公司,而缺少了一家科技公司应该具备的一些特质。

 

任性的苹果,任性的库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同样是资本方不断借助苹果的品牌进行用户收割的表现。然而,资本的短视也注定了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难以持久,当用户对于这些操作和套路开始免疫的时候,苹果的任性或许将会付出代价。

 

当任性的苹果不再任性,或许正是库克即将谢幕的时刻;当任性的库克不再任性,或许正是苹果即将嬗变的时刻。所以,任性的苹果与任性的库克相辅相成,他们成就了彼此,同样在损害着彼此。

-END-

本文由孟永辉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