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新闻与资本灾难:吴秀波的12部未播作品、12家入股公司
文娱 桃色新闻与资本灾难:吴秀波的12部未播作品、12家入股公司 文娱 | 2019-01-25 13:00 桃色新闻与资本灾难:吴秀波的12部未播作品、12家入股公司 任倩

2019年开年的这三道坎怕是要成为吴秀波往后演艺生涯难以逾越的鸿沟了。

一鸣网特别报道(记者|任倩):关于吴秀波的桃色新闻续集还在网络上发酵,昔日雅痞大叔成为众矢之的,“出轨门”女主陈昱霖或面临牢狱之灾。


随着陈昱霖父母一则公开信,这件丑闻开始被无限放大,一方称吴秀波诱骗其女儿回国却遭警察逮捕,一方称女方涉嫌敲诈勒索,且伴有长达一年之久的恐吓,双方各执一词无法定论。虽说事态还未明了,但吴秀波人设崩塌已成事实,同时受牵连的还有那些出现了吴秀波身影的待播作品。


1.jpeg


娱乐圈向来如此,艺人的私德牵连着的不仅仅是自身,其作品的投资方、制片人、导演、合作演员等相关人员的利益都逃不了干系。《巴清传》就是最好的例子,前脚男主高云翔刚摊上性侵丑闻,后脚女主范冰冰又惹出逃税风波,这部投资逾5亿的年度大戏播出无望不说,出品方唐德文化更是遇 “至暗时刻”,2019年1月24日,唐德影视收盘于6.90元/股,市值也缩水至27.6亿元。据悉,董事长吴宏亮已将其股份几乎全部质押,股价低迷之下面临平仓风险,现金流业已告急。


此次吴秀波显然也不能全身而退,电影撤档、电视剧改网剧、综艺播出悬而未决...一连串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逐渐显现。

第一道坎:一波三折“上映路”

在所有波及的商业版图中,首当其冲的就是由吴秀波、白百合、肖央主演的爱情喜剧电影《情圣2》,该片原定于大年初一上映,或许怕夜长梦多,或许为降低损失,1月21日《情圣2》发布新海报,宣布电影紧急提档至1月24日上映,但在宣传海报上却不见主演的姓名照片,似乎在有意回避。


2.jpg


时至1月23日,距离提档后上映日期仅一天的《情圣2》再遭紧急撤档,各大院线收到消息停止该片预售,联合发行方华夏电影也发布通知称:“应片方要求,因技术问题推迟上映档期。具体上映时间另行通知”。


3.jpeg


其实说是“另行通知”,但现在无法上映,只怕以后更是难于登天了。数据显示,该片两次定档的预售票房合计441万元,效果显然不及预期,甚至还不如《小猪佩奇》、《熊出没》这类动画电影。整个剧组的心血就如此付诸东流不说,那些付出了真金白银的金主们才是叫苦不迭。

一鸣网了解到,这部原先准备征战贺岁档的电影背后汇集了18家公司的身影,包括新丽传媒、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淘票票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耀莱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等。在这一长串企业名单里,万达影视赫然在列,也难怪娱乐圈纪检委王思聪微博上公然怒怼,这是实打实的涉及到自家利益,吃了吴秀波的闷亏啊。

然而一部电影,对于万达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来说不过尔尔,该电影的主要出品方新丽传媒才是真正大动肝火,损失惨重。

第二道坎:独善其身成奢望

在目前已知有吴秀波参演的12部未播作品中,新丽传媒就独占2席。一部是上述已惨遭撤档的《情圣2》,另一部则是与Angelababy一起主演的都市伦理情感剧《渴望生活》(原名《欲望之城》),该剧现状也不容乐观,此前曾亮相于浙江卫视与东方卫视招商会,据传受风波影响要临时放弃上星机会,改为纯网播出,并将于1月27日提档。


4.jpeg


据一鸣网创业蜂巢数据库显示,新丽传媒成立于2007年,是国内知名影视制作与发行公司,曾出品《我的前半生》、《白鹿原》、《搜索》、《夏洛特烦恼》、等多部口碑作品。其前身为东阳新经典影业有限公司;2011年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造,成立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8月13日,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0772.HK)宣布拟以不超过15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

借此,A股IPO屡屡受挫的新丽传媒成功曲线上市,但却抵不过市场对于估值过高的质疑,新丽传媒管理层为此与阅文集团签订了对赌协议,新丽传媒承诺2018-2020年连续三年的净利不低于5亿元、7亿元、9亿元。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新丽传媒实现净利润1.31亿元、1.16亿元、1.56亿元和3.49亿元,但其中政府补助却占据了大部分,分别为5370万元、4020万元和3515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0.59%、25.36%和16.85%。面临三年21亿净利润,本就压力不小的新丽传媒,这番更是雪上加霜。

纵观2018年战绩,电影方面,新丽传媒出品了三部院线电影,分别为票房24.57亿的《西红柿首富》、票房6.04亿的《李茶的姑妈》以及票房6.3亿的《来电狂响》,总计票房36.91亿,而类比2017年的39亿票房与3.49亿净利润,2018年想要达到5亿净利润似乎还很悬;电视剧方面,被寄予厚望且成本高达3亿元的电视剧《如懿传》几经周折才得以上线播出,收视率、口碑都不敌同时期的《延禧攻略》。原指着2019年开年靠《情圣2》和《渴望生活》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又摊上吴秀波的出轨丑闻与人设崩谈,新丽传媒的愿望怕是要落了空。

同样黯然神伤的还有天瑞传媒,由翟天临、张俪等人主演的《深渊行者》就由它主要操刀制作,该片取材于中国缉毒警察真实案例,复原了缉毒人的亲身经历,讲述了缉毒警察的卧底故事,吴秀波作为特邀演出贯穿头尾。除了天瑞传媒外,另外两家出品方为公安部金盾、云南省公安厅,妥妥的政府保驾护航,现今却在排队拿发行许可证的关键时刻遇上吴秀波这档子事,在宣发阶段最后一轮融资屡遭拒绝。


5.jpeg


第三道坎:害“人”终害“己”

演艺圈对于劣迹艺人向来是零容忍的。早于2014年,广电总局就下发了“封杀劣迹艺人”的通知,针对道德败坏,存在人生污点,从事过违法或不道德活动的一类艺人;2018年1月19日又再次重申,指出广播电视邀请嘉宾应坚持“四个绝对不用”标准,其中一个就是“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无论是柯震东、王学兵,还是后来的高云翔、范冰冰都是前车之鉴,吴秀波这次算是摊上大事了。

丑闻愈演愈烈,讨伐声不绝于耳,这应该是吴秀波始料未及的。除了《情圣2》、《渴望生活》、《深渊行者》之外,其待播作品还有与宋佳合作的《人民警察》、与唐嫣、任达华合作的《无名侦探》以及与王鸥合作但中途停拍的《总有蝴蝶过沧海》、与霍思燕合作的《北京遇上西雅图》电视剧版、与唐艺昕合作的《抱着你睡觉是幸福的》等等,这些动辄投资上亿的作品看似播出无望,吴秀波或将面临着巨额索赔。

形象受损之后,需要面临的还有广告商的责难。据不完全统计,吴秀波代言了涵盖衣食住行各个领域的十余款产品,包括小米手机、神州租车、安居客、碧浪洗衣液、家具品牌南洋迪克、合资车企东风悦达起亚、男装品牌杰尼亚、尼雅葡萄酒、波叔奶茶、施得曼小嘀智能锁、赫曼德整体厨房等等。众所周知,一般广告方与明星签订广告代言,都会在合同里写明不能出现负面新闻,不能涉及犯罪,否则终止合同的同时还要面临赔偿,看来这次的损失对比陈昱霖敲诈勒索的10亿元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知道这位大叔是不是在家捶胸顿足呢?


6.jpeg


从默默无闻到一夜爆红,现年50岁的吴秀波是大器晚成的代表。自从2009年之后,凭借“波叔”的人设,他的演艺生涯也是顺风顺水,或是不甘于幕前工作,吴秀波在资本层面亦是动作频频。

资料显示,吴秀波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达12家,涉及影视、餐饮、酒店多个版块,其中100%控股的有上海中君力影视文化工作室、上海信持望影视文化工作室、欢乐天空长兴影视文化工作室,但3家公司经营状态均显示注销。

另外,吴秀波2011年入股幸福蓝海,以465.7万的股份数,位居第六大股东席位,持股比例占2%;2013年8月又认缴40万,入股经纪公司上海喜天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该公司股东团队里还包括光线传媒持股10%,华策影视持股5%;2015年吴秀波以个人股东身份斥资1500万买下上市公司当代东方股份;2015年9月出资成立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目前其持股比例为99%,其代表作品《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等都是该公司与当代东方子公司投资出品。


7.jpeg


受风波影响,当代东方和幸福蓝海这两家A股上市公司股价纷纷下跌,截至1月25日午时,二者股价分别下跌2.33%和0.23%。

成也明星,败也明星。明星投资人与资本之间互惠互利的优劣势是双面的,能接受明星光环下的风光无两,也必须经受星途崩坍后的一地鸡毛,喜天影视现在就面临着如此残局。资料显示,喜天影视成立于2013年,其业务涵盖艺人经纪、影视制作、公关活动、版权运作等领域,吴秀波除了股东身份亦是旗下艺人,此外签约艺人还有张天爱、王千源、林永健等人。

2016年12月5日,喜天影视曾向新三板发起冲击,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挂牌,但当时招股说明书中明确写道“目前公司核心艺人吴秀波、张歆艺、张天爱等对公司业绩贡献较大,未来亦存在公司经营业绩主要依赖于少数核心艺人的风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次吴秀波人设崩塌的同时,喜天影视也必受重创。

里边的陈昱霖可能面临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外边的吴秀波在这个舆论场上无所遁形,娱乐事件变司法案件,2019年开年的这三道坎怕是要成为吴秀波往后演艺生涯难以逾越的鸿沟了。

-END-

本文由任倩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