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喊冤,微信何辜
互联网+ 抖音喊冤,微信何辜 互联网+ | 2019-01-30 13:31 抖音喊冤,微信何辜 金融圈女神经

互联网是胜者为王,不问来处,但独善其身起码没什么错。

1月22日晚19时,抖音的新用户突然发现,再也无法以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使用抖音。


次日凌晨,抖音短视频App的声明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腾讯没有回应,直到26日,微信发布公告,明确禁止外部链接的测试、诱导行为。对重复多次违规,恶意对抗的主体,采取阶梯式处理机制。


头条系的“今日头条”、“火山视频”、“西瓜视频”等均在其中。


 卧榻之侧 

互联网巨头间,这种事并不罕见。


微博拒绝与今日头条合作,是在2017年8月。当时,微博一则声明,称第三方新闻平台在微博毫不知情、并未授权的情况下直接抓取自媒体账号的内容。


随后,微博暂停与今日头条的全部接口。作为反击,今日头条也停止了新浪微博的账号服务,内容平台之战硝烟弥漫。


2017年6月,阿里巴巴旗下菜鸟网络称,顺丰速运突然关闭物流数据接口。随后,顺丰回应,是菜鸟先下的手。


背后没有对错。在商言商,数据、用户都是命根子,兵家必争之地。


更遑论早期时,淘宝、天猫等和微信端之间,彼此关上大门。


“微信对于用户,具有水电基础设施的价值”,抖音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表示,微信账户具有超级IP的地位。市面上大部分手机客户端应用程序都接入了微信登录,这也是微信基础设施行业地位的体现。


然而,腾讯是一个上市公司,数以万计的公众股东,并无义务为竞争对手当基础设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❷

 数据谨慎 

1月23日,微信内部人士对南都记者称,通过微信登录授权,微信关系链可以被轻松复制到抖音平台。


阐述的理由是,用户以微信登录抖音,其微信好友会出现在抖音的“发现好友”页面,而抖音向用户推荐的“可能认识的人”也大都来自微信好友列表。


对此,抖音回应,并未过度获取微信数据,“开发者只能获得用户的标识符、微信头像、昵称和性别,没有获取也没有办法可以获取到包括一对一关系、群聊列表等在内的关系链数据。”


此事已成罗生门。撇开是非而言,与头条系相较,腾讯的工具是一个封闭场,以熟人社交为边界。


马化腾在内部曾说过:“社交通讯和隐私关联度非常大,保护数据比打通数据更加重要。”


微信图片_20190130132913.jpg

事实上,微信对任何新导流、新功能接口,都非常保守。


“腾讯旗下的长视频、音乐、文学和动漫业务,至今未拿到微信的一级或二级入口。” 国金证券裴培称。


即便在腾讯股价最艰难的时刻,马化腾回应“腾讯没有梦想”时,依然表态,通信、社交、用户行为不能打通。


去年三季度的腾讯组织架构调整,腾讯内部也有过很多讨论,最后决定,技术中台可以打通,而数据中台要特别谨慎。


毕竟,寄托了10亿用户交流需求和日常生活场景的微信,承担着巨大的社会责任。


 价值观 or not 


1月9日,张小龙在2019微信公开课的独立演讲,长达4个小时。


当年,他在做公众平台时,对于“只是让你需要的信息才会送达给你,整个秩序非常得好”这一点,非常兴奋。


“垃圾信息天然没有了。” 张小龙回复马化腾。微信公众平台的信息筛选,基于用户的订阅,以及朋友圈的社交关系链。


后来,很多人对张小龙说,要争夺用户的停留时长。


“我们怎么可能以此为目标,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小龙称这背离了认知,互联网的使命是应该帮助人类提高效率,而不是让他把时间耗在你的应用里面。


而张一鸣说,算法没有价值观。


头条系的算法会不停地把机器所认为你感兴趣的推到面前,令人不知不觉沉迷其中。


“历史上精英们一直在试图让大众拥有很高的精神追求,但社会整体从来没有达到过这个目标。” 张一鸣曾经说过。


简单粗暴以道德是非来评判技术流派之争,是幼稚的。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当下中国最好的两位产品经理,他们并非同路。


 挑战者 

1月15日,王欣、张一鸣、罗永浩选择在同一天分别发布了“马桶MT”、“多闪”和“聊天宝”,均为社交产品,颇为喧嚣了三五天。


他们随即被微信屏蔽。


以挑战社交霸主的姿态横空出世,周鸿祎才是始作、且最大赢家。


2010年9月,面对“QQ电脑管家”的来势汹汹,周鸿祎置之死地而后生,以新浪微博为战场,篇篇战斗檄文直指QQ窥探用户隐私,发起了一场草根创业者对垄断者的反叛,史称“3Q大战”。


在硝烟滚滚的道德炮弹下,周鸿祎猝不及防地推出“扣扣保镖”,当用户在“提示”下选择“修复”后,QQ用户的好友关系链遂被360备份。


据说,马化腾当时喃喃自语:“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做这种事。” 那天是他39周岁的生日。


直至2013年4月,广东高院判决,奇虎360败诉,腾讯在法律层面上取得了全胜,然而,腾讯并不是赢家。


3Q大战后,周鸿祎名声大噪,成为颠覆式创新的标志人物。次年,奇虎360登录美股,以网络安全单点突破,从此跻身巨头。


《腾讯传》写道:“腾讯...从来没有碰到过周鸿祎这样的对手,他对互联网舆论的超凡理解及掌控...他赤身上扑,只要不被扼杀即是大胜。”


如同微博网红互掐,只见粉丝少的去激怒粉丝多的,反之则很少见,分分钟被对方蹭流量。一旦掀起舆论战,弱者向下损失有限、向上收益无限。


是以,腾讯很少对外回应什么。


"准确地说,你很少看到腾讯自己发布的任何消息。”国金证券裴培称。


 开放与封闭之争 

此次,微信取消授权抖音登录,实则是件小事。


微信之外,抖音新用户均可以手机号、微博、QQ正常登陆,老用户则仍可微信授权登陆。


早在十五年前,江湖上就有过一阵对腾讯“垄断平台、拒绝开放”的指控。


当时的竞争对手是MSN Messager。


2005年10月,微软和雅虎宣布了一项里程碑式协议,即全球即时通信用户之间实现互联互通,首先是MSN Messager和雅虎通,全球市场份额占44%。


这份协议,让腾讯陷入了非常被动的舆论漩涡之中。“腾讯为什么不愿意与MSN互通?” 记者们言辞灼灼。


“我们不能拿用户价值冒险,这样不负责任。” 马化腾坚决回绝。


这个故事的结局很简单,MSN与雅虎通的联通很困难,这一模式逐渐无人问津。到2012年,微软放弃MSN。


所谓的“开放”,如果只是指向竞争对手开放,未免狭隘。


微信公众平台、小程序向每一个个体、商户开放,千万人的命运因此改变,而腾讯自身,至今未在看一看、公众号信息流中插入广告,非常克制。


腾讯生态包罗万象,社交通讯为主干、信息流为枝桠。而精于算法的头条系在信息流大杀四方,如今又想切入社交,腾讯当然不会容忍。


常识上说,社交通讯的护城河,比起信息流,要深得多。


“假设张一鸣是腾讯BOSS,马化腾是抖音BOSS,张一鸣也会封杀马化腾的抖音,商场如战场。” 知乎匿名网友称。


互联网是胜者为王,不问来处,但独善其身起码没什么错。

-END-

本文由金融圈女神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