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万字长文:DeepMind和谷歌的AI拉锯战
AI 《经济学人》万字长文:DeepMind和谷歌的AI拉锯战 AI | 2019-03-15 13:11 《经济学人》万字长文:DeepMind和谷歌的AI拉锯战 大数据文摘

如果Demis Hassabis这样做,他将赢得的是最艰难的比赛。

Deepmind或许是当今世界对AGI影响最深远的公司。《经济学人》近日长文撰写了这家明星AI公司及其创始人的故事。通过对二十余名内部人士的采访,研究了这家公司的研究态度——其关于AGI的追求和对强化学习的执念,这对他们的研究意识形态产生了重要影响,也根深蒂固于他们的企业文化。


以下为全文编译,enjoy。


2010年8月的一个下午,在旧金山湾,一个34岁的伦敦人大步流星地走上舞台。他深吸一口气,放松紧绷的神经,露出一个蹩脚的微笑,开口讲道:“今天,我要讲述如何用一个完全不同的方法去构建......” 空气突然安静,好像在等待着一个意欲改变世界的人呐喊出自己重大的野心——“ AGI ” Demis Hassabis说道。


微信图片_20190315131424.jpg

AGI指通用型人工智能,是一种拥有与人类相同智力水平或甚至超过人类的理想化计算机程序。AGI能够出色地完成离散型任务,例如识别照片或翻译语言等,这与我们手机和计算机中所见到过的人工智能(AI)本质上是相同的。


但除此之外,它还会做加减运算、下棋、说法语;可以解物理论文、撰写小说、制定投资策略、陌生人进行愉快的交谈;它甚至可以监测核反应、管理电网和交通流量,毫不费力地在各个领域获得一个又一个的成就——AGI将使当今最先进的AI融合成一个袖珍计算器。

 

目前,人类是唯一拥有完成所有这些任务能力的智慧生物,但人类的智力受限于身体所能提供的能量;而AGI是在计算机上运行的,所以它不会受到这些限制,AGI的能力上限仅由处理器的数量决定。


AGI将从完成监测核反应任务开始,按照其一秒阅读上万篇物理论文的速度吸收知识,不久便可以具备发现新能源的能力,而这一速度是人类经过千年进化也比不上的。当人类智能可以被计算机的速度和可扩展性辅助,目前看似不可解决的问题将被轻松解决。


微信图片_20190315131429.jpg

Hassabis曾向英国报纸《Observer》的记者描述,他希望AGI能够掌握“癌症、气象、能源、基因组学、宏观经济和金融系统”等学科知识。

 

Hassabis发言的这场大会被称为奇点峰会。根据未来学家的说法,“奇点”指的是由于AGI出现引发的结果。由于AGI将以高速处理信息,很快它就将变得“聪明绝顶”。自我改善的快速循环将导致机器智能的“爆炸”,使人类窒息于“硅尘”之中。那么这个奇点将带来乌托邦还是地狱?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宗教信仰一般的问题。

 

 “如何建立人造思维”、 “ AI解决老龄化问题”、“取代我们的身体”、 “改变生与死的界限”……从会谈的标题来看,这场大会的与会者倾向于将人工智能视为救世主;相比之下,Hassabis的发言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噱头——“基于神经科学的研究方法探究AGI架构”。


Hassabis语速飞快,踱步于讲台和屏幕之间。他身着一件栗色套头衫和一件白色系扣衬衫,像极了一个在校的大学生,但他瘦小的身材下却蕴藏了极高的智慧和无限的力量。Hassabis解释道: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已从两个大方向上探索AGI。


一条支路可以称为基于规则的人工智能。在这一支路上的研究人员试图描述出一个可以像人类一样思考的系统所需的所有规则,并通过编程加以实现。这种方法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很流行,但没有产生预期的结果。Hassabis认为形成人类认知的神经结构太过于精妙,根本无法以这种方式描述。

 

微信图片_20190315131434.jpg


另一条支路的研究人员试图数字化复现大脑的神经网络。这虽然有一定的道理,毕竟脑是人类智慧的所在;但Hassabis认为这些研究人员的这一企图就像想要绘制宇宙中的每一颗恒星,也走在了一个歪路上。更根本的问题是,这一研究方法就像试图通过凿开计算机检查晶体管的相互作用来了解Microsoft Excel的工作原理,他们所关注的大脑加工水平是错误的。


Hassabis提出了一个中间立场:AGI应该从大脑处理信息的宏观方法中获取灵感——而不是物理系统或它在特定情况下的应用规则。换句话说,它应该专注于理解大脑的软件,而不是硬件。


现有如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这样的新技术,使得研究人员可以探究人类在特定活动下的大脑活动,说明这一方向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他告诉观众,最新的研究表明,大脑会在睡眠期间通过重播经验学习一般原则,研究人员应该尝试模仿这种系统构造AI。

 

在演讲幻灯片的右下角出现了一个圆形的蓝色漩涡,紧贴的两个单词DeepMind赫然出现在Logo之下——这是该公司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公开场合。


微信图片_20190315131439.jpg

这次发言远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Hassabis为了这个邀请,努力了一年之久。他真正的目的是与硅谷亿万富翁彼得·泰尔(Peter Thiel)的一分钟会面,而Thiel正是这场会议的赞助方——Hassabis想要Thiel的投资。

 

Thiel似乎比Hassabis本人对AGI更有热情。在2009年奇点峰会的一次演讲中,Thiel曾表示,他对未来最大的恐惧不是机器人起义(他在新西兰内陆地区拥有一个末日避难所,他其实比大多数人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相反,他担心奇点来得太晚,世界更需要新技术来抵御经济衰退。

 

DeepMind最终总募资200万英镑,其中Thiel投资了140万英镑。当Google以6亿美元的价格在2014年1月收购该公司时,Thiel和其他早期投资者的投资收益率高达5,000%。


对于许多创始人来说,这是一个圆满的结局。他们可能会放慢发展速度,甚至退后一步,花更多的时间和钱打交道。但对于Hassabis来说,谷歌的收购只是他建造AGI帝国的另一步进展。2013年,他花了很多时间谈判交易的条款,使DeepMind独立于Google运营,DeepMind在不失去控股权的前提下获得了Google提供的现金流和计算能力。


Hassabis认为DeepMind将是一个混合体:它作为创业公司拥有强大的自我驱动力,又汇集了来自各大顶尖大学的聪明头脑,同时拥有世界上最有价值公司之一的雄厚资金支持——这些因素都将加速AGI的到来,解决人类所面临的难题。


有着中国血统的天才围棋少年


Demis Hassabis于1976年出生于伦敦北部,是三个兄弟姐妹中最大的一个。父亲是生活在塞浦路斯的希腊人,经营着一家玩具店;母亲是生活在新加坡的华人,在英国百货公司约翰·刘易斯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315131445.jpg

他从小便体现出惊人的才能——在他四岁时,旁观了一场父亲和叔叔的国际象棋比赛,从此迷上了国际象棋,没过几周他竟然在棋局上击败了许多成年人,等到他13岁时,他已在世界同龄棋手中位居第二。而且在他八岁时,他已经可以在一台计算机上实现自己的代码,仅通过自学掌握了编程技术。


1992年,Hassabis比原计划提前两年完成了他的A-levels课程。他找到一份在Bullfrog Productions的电子游戏编程工作。Hassabis编写了一个名为主题公园(Theme Park)的游戏,在这个游戏里,玩家可以设计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