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里有矿,得了重病能“众筹”吗?
社交 我家里有矿,得了重病能“众筹”吗? 社交 | 2019-05-15 10:41 我家里有矿,得了重病能“众筹”吗? 刘润

避免这样的结果,需要众筹平台、整个社会、以及我们每一个人共同努力、互相监督,这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前段时间,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在水滴筹众筹 100 万元医疗费,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引起广大网友的强烈不满。

吴鹤臣作为一个还算有名的相声演员,家庭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就连发微博用的都是华为新款的手机 P30 Pro。

治病花了 7 万元,居然众筹 100 万!?

当事人赶紧出来解释,虽然治病花了 7 万,但不愿意卖房卖车,担心降低生活质量……看病期间在医院附近整租两居室,还要请护工,花费不少……

网友更炸毛了,忍住气算了笔账:都加一起,20 万也就搞定了,凭啥众筹 100 万?

结果得到的答复是:万一说不了相声、没了收入来源,今后还得复查呢……

这个答复让人哭笑不得:原以为捐钱是为了救命,没想到是在帮他们全家养老。





 0 


每当看到类似的事件,我心里都很不好受,因为这极大消磨了公众对于公益事业的信任。

以吴鹤臣的家庭条件,绝对算不上贫困、付不起医疗费,为什么还可以在水滴筹平台上众筹?

我对公益事业的研究,算下来快二十年了,就连研究生毕业论文都是在探讨公益话题;后来参与了几个公益平台的建设,目前还担任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理事。

我想我可以借这个事件,跟你聊聊公益事业背后的商业逻辑——

类似水滴筹这样的平台,怎样避免腐败?项目审查存在哪些问题?

我们先从公益机构本身的问题说起。





 1 

公益机构为何腐败事件频出


即便你只是一位旁观者,可能也看得出公益事业本身模式上的问题,听到时不时爆出又有哪家公益机构“滥用”善款的丑闻。

在我看来,很多问题的根源,在于公益机构的模式养育了一个“腐败池”。

什么叫腐败池?

很多公益机构先募钱,然后才是想办法找项目花钱,期间存在手里的钱,就可能酝酿了“腐败池”。

很多公益基金都是这么操作的,国家也不希望公益机构存太多钱在手上,出了个硬性要求:上一年募到的款项,在下一年至少要花出去 70%。

腐败池的问题不在于有人把池子里的钱偷拿走了,而是掌权的管理者一旦不受监督,就容易把钱投给利益相关方,滋生腐败。 

那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

 




 2 

先有项目,再有钱

 

想要消灭腐败,光靠加强监督可能还不够,我认为其中有个很重要的逻辑需要改变。

要先有项目,再有钱。


2005 年,我和小伙伴们创立了或许是全中国第一个互联网公益众筹网站——“捐献时间”。

untitled.png

 这是我们 10 周年聚会时的场景

虽然我们当时众筹的不是钱,而是时间,可众筹的模型已经确定好了:要先找项目。 

比如养老院可以在“捐献时间”网站上发布需求,寻找探望老人的志愿者;

而志愿者可以找到感兴趣的公益活动,承诺捐献自己的时间给需要帮助的人们。

 

后来,我们又搭建了一个众筹资金的平台,让那些想要募款的人,先发布项目,再找志愿者募资。

比如一个公益小学需要募集资金搭建教学楼,就可以在网站上发布需求,面前全社会募集资金。

一旦有人捐款,这些资金就会全部用于这个项目,中间的平台方不收取任何收益。 

我们还会要求不断公布账目,这样就有机会消除腐败的源头。

 

后来,我担任了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的理事,于是我们又做了一个同样逻辑的众筹平台——泉公益。

腾讯公司的公益项目负责人看到后联系到我,觉得这个模式很好。

于是,也做了一个平台,也是今天腾讯公益的前身。


——


今天互联网上水滴筹、轻松筹等一系列众筹平台,它们的逻辑其实都是先有项目,再有钱。

1.png

 我自己也会选择捐赠给平台下的具体“项目”

这个模式本身,可以大大减少“平台方”滋生腐败的可能性,但依然存在隐患——万一众筹的“发起方”是骗子呢?

新的问题摆在面前:怎么来检验所发布内容的真实性?

 



 3 

“信用传递”是关键

 

当年,我们在做“捐献时间”、“泉公益”的时候,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设定,任何“个人”是不可以发起众筹项目的,如果需要发起众筹项目,必须得是一个合法“机构”。

这个设定今天水滴筹等众筹平台都没有,可能也是出现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个设定的本意,肯定不是只有“机构”才有资格接受捐助,而是为了解决信用传递的问题。 

所有的中介平台要想创造更大价值,都要解决两个难题:

1、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难题

这是互联网最擅长的领域,可以高效的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和“愿意帮助”别人的人对接上,这就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1、解决信用不传递的难题

声称自己需要帮助的人,真的需要帮助吗?万一他是骗子怎么办?

你说你穷困潦倒、没钱看病,可我怎么知道这是真的呢?

你说你筹到的钱是拿去给山区捐小学的,可我怎么知道你没有拿这些钱买房买车呢?



这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也是很多中介平台没做好的地方。

我怎么来验证这些项目?信用从哪来?信用机制如何建立?

机构有审批流程、有牌照,一旦出现问题被查了之后是有法律风险的。

我们有理由相信,机构的信用是普遍大于个人的,我们相当于是借用国家的手,对需求发布者做了一轮信用筛选。 

 

而相比之下,个人的信用是有挑战的,涉及到金钱的时候就更是如此。

我们受限于当时的人力和精力,没有办法做好针对“个人”的信用传递,特别希望看到一些平台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4 

信用审核不完善,导致黑产肆虐

 

但今天的“水滴筹”和类似的公益平台,还要继续努力。

它们虽然可能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是却没能很好地解决信用不传递的问题。

特别是在针对“个人”的项目审核方面。

吴鹤臣事件发酵后,很多网友揭露出众筹项目的黑产链条,有很多骗子大摇大摆来众筹平台骗钱。

他们会伪造病例等一切资料,专门卖惨来骗钱,真真假假你根本无法分辨。

2.png

 这是我在网上找到的截图

 

系统虽然号称有“证实机制”,但是实际上 290 元可以买到全套材料,轻松绕过。

在吴鹤臣事件之前,不知有多少人利用人们善心,发着黑心财。

那怎么办呢?

 

 



 5 

让捐赠者“自己”做出选择

 

这些平台没有尽到它应该尽的审核个人信用的责任,可能基于目前的征信体系,也确实不容易做到。

但它们至少可以做好一件事,就是对个人做足够的信用审查,严格审查他有什么资产。

要募款可以,但是你必须公示你的资产。

比如你必须先公布你有两套北京的房子和一辆车,平台要保证信息披露的完备和真实。


看到吴鹤臣事件,也有一些网友说:

难道非要对方倾家荡产,你才会给他捐钱吗? 


这句话有错吗?这话没错,但你要看到:这是每个捐赠者自己的价值选择。

我很喜欢这个相声演员,我不希望他的生活质量下降,所以我愿意捐。

这当然没问题,但是你不能拿你的价值观去要求别人。


作为筹款者,你没有隐瞒信息,也谈不上欺骗,这没毛病。

如果有人看到你还有两套房子没卖,就想让我捐钱给你看病,凭什么?人家不帮助你,这也没问题。


捐与不捐,这是大家自己的价值判断,没有谁对谁错。

而作为众筹平台,不应该给出自己的价值判断,也不应该引导捐赠者的价值判断,它需要做的,是把全部信息展示给捐赠者,让他们自己做判断。

 





最后的话


通过今天这篇文章,我把我对公益平台的理解,都讲给你了。

为了减少腐败,公益平台要先有项目、再去找钱;

公益平台除了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还要解决信用不传递的问题;

解决信用问题,可以借助现有法律法规对“机构”的约束;

如果没有好的方法审核“个人”信用,至少要做到信息公示的全面和准确。 


众筹平台的建立初衷,是为了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一旦有人弄虚作假,趁机敛财,众筹平台就会失去整个社会的信任,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走投无路,这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情况。

避免这样的结果,需要众筹平台、整个社会、以及我们每一个人共同努力、互相监督,这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作为一个资深公益爱好者,用商业知识更好地投身公益,是我毕生的追求。我也期待能有更高效的方式,建立更完整的信用筛选机制。

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但我对此依然充满信心。



-End-

刘润,“刘润”公众号主理人,互联网转型专家,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任海尔、中远、恒基、百度等多家知名企业战略顾问,他总能将复杂的问题,抽丝剥茧地探寻出商业本质,发布在他的公众号“刘润”(ID:runliu-pub)上。

-END-

本文由刘润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