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旋风已死,但留给迅雷下载的时间也不多了

歪道道2017-08-10 16:04 快速评论 关注

风云十四载,迅雷的竞争对手从来就没少过,如今只剩孤家寡人,未免有些孤单。

 

时至今日,《战狼2》已破中国票房新纪录,有望登顶40亿高峰,不过好评如潮、士气膨胀的舆论倾向下,似乎越来越容不下异动。程浩昨日发布微博称: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我觉的战狼2一般啊,动作还行+虽远必诛,可实在没什么情节。

 

这句话虽然表达了一部分人的心声,但毕竟与整个大环境的风向违背,所以一时间口诛笔伐,众人纷纷谴责这种蹭热点的行为,更有网友严明:迅雷是什么?作为一个互联网老兵,恐怕很难想到迅雷居然以这种方式再现于群众视野。

 

不过迅雷最该关注的并不是这件事,近日,腾讯旗下下载工具QQ旋风宣布正式停止运营,具体的服务时间截至9月6日,9年的服役时间,腾讯终究舍弃了这款曾经动摇下载服务市场的明星产品,也同时意味着迅雷成为最后一个幸存者。

 

互联网行业向来都是剩者为王,不过若是只剩下单独一个,却未必是好事。因为会出现这种局面的前提,要么是市场形成完全垄断,要么是沦为夕阳产业、日薄西山,前者受法律制裁很难出现,后者则是时代变迁下的必然结果。

 

“逝者”挂怀,但迅雷这个既得利益者却未必好过,熬死了所有竞争对手、一统江山,最终发现市场早已江河日下,这种心情想必有些味同嚼蜡。更为关键的是,下载服务的需求渐趋减少,迅雷这最后一堵墙会不会倒下、何时倒下都是个问题,尤其是少了下载业务的迅雷,将会陷入何种境地?

 

笑到最后的未必能赢,也可能是两败俱伤

 

风云十四载,迅雷的竞争对手从来就没少过,如今只剩孤家寡人,未免有些孤单。

 

2002年自封为互联网海归创业第三代的邹胜龙和程浩,在深圳联合创办了三代科技有限开发公司,这就是迅雷的前身。但在公司将业务方向定为下载服务的时候,迅雷已经晚了足足5年,彼时侯延堂的网际快车已经占据了整个市场80%的份额。

 

好在邹胜龙和程浩对产品的优势定位比较清晰,再加上侯延堂沉迷游戏、没空更新网际快车的这个尴尬理由,迅雷抱稳大腿之后在2006年迎来了极速发展的新时期。不过旦夕祸福,随之而来的是难以预料的反迅雷同盟,在华军和张鹤这样的领军人物的引领下,浮现出众多潜在敌人。

 

这件事通过和解解决之后,迅雷实现了后来者居上,但最终还是迎来了真正的劲敌,就是腾讯一手扶植的QQ旋风。2008年上线后,旋风下载凭借极简的页面风格抢夺了迅雷不少的用户,而且离线下载服务、云播放功能和较低的服务费使得QQ旋风更具吸引力,尤其是有了腾讯这棵大树的助力,俨然一副“扫雷”的架势。

 

从当年网络蚂蚁、快车等产品相继称雄争霸、交替更迭的状况来看,互联网初期的下载服务市场确实称得上“百花齐放”,而迅雷能凭借过硬的实力走到最后,已实属幸运。再者,QQ旋风这个最大敌手的告别,实际上也给迅雷带来了现实利益。

 

一方面,QQ旋风的用户将会大部分涌入迅雷的最后阵营,对于会员数量不断减少的迅雷来讲,这无疑是最大的便宜,也能相应地降低迅雷下载业务下滑的速度,为公司转型争取些许时间。另一方面,下载服务的市场需求不断减少不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该产业就会完全消逝,一家独大总比分割市场好得多。

 

当然,不容忽视的是作为行业最后一位幸存者的处境和悲哀。

 

一则,迅雷孤军对抗一个落伍行业的颓势,难免力不从心。下载服务是互联网普及过程中的特殊产物,对应的是当时网络不稳、资源分散等特定情形,然而时代的进步已经动摇了下载工具的存在根基。包括视频网站、客户端、云盘和浏览器下载插件在内的产品,同时满足了资源和下载的用户需求,迅雷这种专门的下载工具功能也就相应弱化了。

 

二则,迅雷下载工具自身的问题使得用户体验不佳,加剧了会员和下载量的流失。以最新的迅雷9为例,这个集浏览器、下载、广告于一身的产品,虽然界面更简洁,但是一打开右侧的浏览器窗口便强制出现、播放迅雷视频平台的资讯、广告,这种体验与用户对工具单纯的下载需求大相径庭,无疑是在自毁产品。

 

联想费尽心机爬上了PC行业的老大位置,最终却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之下,不得不走上复兴道路,而天涯社区作为BBS的最后一道防线,早已成了落伍产品的代名词,迅雷也是这没落者的一份子,行业地位价值覆灭,支撑下载工具的最后阵营岌岌可危。

 

迅雷下载这道墙,倒塌可能只剩时间问题了

 

从视频网站兴起之时,离线下载的需求已然被削弱,直至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一行业算是遭受了灭顶之灾,只剩下迅雷一家苦苦支撑。换句话说,一旦迅雷关停了下载服务,也就意味着纯粹的下载工具彻底退出互联网舞台,湮没在潮流更替之中。那这一幕究竟会不会成为现实呢?

 

在这个问题上,其实不应该只看QQ旋风停运一事的预警,毕竟隶属腾讯旗下,由边缘化产品到被割舍,看中的是整体的利益。而迅雷不同,以下载业务发家、长期占据公司的主导地位,按常理来说迅雷不到万不得已应该不会走到这一步。况且最大竞争对手的消失,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市场需求减小的缺口,一家独大的优势得以显现。

 

不过除了用户需求的内在动力,迅雷自身的内部问题和所处的行业背景可能才是更为关键的因素。

 

据迅雷近来的财报显示,会员数量减少、营收下降已成明显趋势。2016年第四季度迅雷会员业务收入为2,170万美元,同比增长9.5%,环比下降8.2%,主要原因是会员数量的下降。截至2016年12月31日,会员人数为497万,上季度为514万,2015年同期为502万。

 

这种现状到今年第一季度更甚,据悉,会员收入为2080万美元,同比下降6.0%,环比下降4.2%,而截至2017年3月31日,会员人数为408万,上季度为418万人,上年同期为449万人。由此可见,迅雷的主营业务已经到了严重下滑的地步,而公司连年亏损更是令人怀疑能否支撑下载服务的继续。

 

一方面,2016年全年迅雷来自持续经营业务的净亏损为2,400万美元,2015年净亏损为240万美元。到了今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671.5万美元,去年同期为553.4万美元,同比扩大。

 

另一方面,截至2016年12月31日,迅雷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3.815亿美元,而2015年底这个数字是4.321亿美元,至今年3月31日,降到3.709亿美元,是为数不多的现金流超过估值的公司之一。

 

总而言之,迅雷核心业务受损的情况下,又要花费大量资金谋求转型,这或许意味着其自身已经在将下载服务边缘化。

 

下载服务的商业需求逐渐减弱,确实很大程度上是受技术驱动和产品更迭的行业趋势影响,不过站在更高角度来看,亦是工具类产品衰退的一个缩影。互联网初期,适应市场的硬性需求,曾诞生了较早的一批工具类应用,经过多年积累,它们手里握有数千万用户,且用户的活跃度、留存率都表现优质,迅雷就是其中一员。

 

然而由用户价值转变为商业利益的经济规律,显然并不适用这些最贴合“用完即走”标准的工具产品,承受高昂成本的同时始终难寻变现途径,也因为缺乏承载广告的基础而使得这种最现实的模式一直反响平平。总的来说,PC时代就已经出现了“工具必死”的言论氛围,如今下载服务所面临的也正是这种长期形成的产品困境。

 

因而,迅雷下载的消失或许只是时间的事情。

 

如果失去下载业务,迅雷该怎样生存下去?

 

曾经花团锦簇,刹那间芳华已逝,除了偶尔的哀悼,其实很少人在意这其中陨落的生命,商业的更迭换代更是如此,对于已经沦为边缘化的产品或公司,或许只剩情怀可谈,迅雷亦是如此。

 

但除了从宏观角度对一个公司在互联网浪潮的跌宕起伏表示唏嘘,不容忽视的是企业本身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就像工具类产品寻求转型平台或社区,既是求生本能,也是探索的勇气。在这点上,迅雷无疑是反应慢半拍,多项业务的延展不是顺势跟风,就是左右奔袭、缺少方向。

 

2006和2007年间,迅雷先后推出了狗狗搜索和迅雷看看,这二者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了迅雷最主要核心业务。随后网页游戏、手机软件、安全助手、游戏加速等领域,迅雷也均有涉猎,同时也包括游戏加速、云存储、在线视频播放等云端技术上。

 

站在当时的角度,这些产品作为下载服务的延伸产品,实际上并没有什么错误可言,尤其是迅雷衍生的会员体系,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公司的利润来源。但是一方面,我们看到迅雷的这些项目基本上只在刚开始红极一时,到最后基本上都惨淡收场,甚至像迅雷邻居这类产品还侵害了用户的基本隐私,这再次说明迅雷从一个工具转化为平台的困顿。

 

另一方面,在迅雷集中精神推出新产品的同时,却错过了影响未来发展的最佳时机,就像程浩所述,迅雷曾经面临的3次机遇分别是浏览器、流媒体、手机的应用商店,其中最为可惜的是手机应用商店,因为迅雷在手机上天生就应该是应用商店。

 

不得不说,下载服务失去市场或许是大势所趋,但迅雷这个互联网老兵曾有过很多机会,将公司脱离工具的定位,可现实却未如人所愿,追根究底邹胜龙责任重大。不过如今陈磊挂帅、权利交接,对于迅雷是否会重新起航、铸就另一番局面,外界又有了新的期待。尤其是其一手培养的星域CDN,正逐渐成为迅雷转型的起点和业务的新生力量,这或许意味着放弃了下载业务的迅雷,还有新的选择。

 

迅雷今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互联网增值收入(包括云计算)为1500万美元,同比增长20.6%,环比增长14.0%,其中云计算收入同比增长86.5%,环比增长36.3%。而且从业务占比来看,云计算连续7个季度的高速增长,是推动迅雷总营收保持5个季度连续增长的主要动力。

 

以去年直播风口为例,作为从迅雷脱胎而出的技术企业,星域CDN既拥有迅雷在云计算方面积累,也可以直接面向迅雷在C端的无数用户,让分布节点有了数亿规模的选择。因而,在获得小米、爱奇艺等首批顶级客户后,星域CDN又陆续收获了熊猫直播、陌陌、触手TV、bilibili、大朋VR、战旗等众多直播企业客户。

 

当然在CDN领域,迅雷只能算个后起之秀,网宿、蓝汛等传统企业必然会成为难以跨越的障碍,但是传统业务没落的情况下,或许这是迅雷唯一的救命稻草。

 

互联网在我国这些年走过的风风雨雨,迅雷算得上是难得的见证者,而且对于一个以技术为起点的公司,大多数人也乐于看见迅雷重新回到技术定位上,而不是一个盲目的跟风者。

 

歪道道,科技媒体人,互联网分析师。微信公众号:歪思妙想(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END-

本文由歪道道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