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的这份报告,已泄露了美国今天为何要封杀华为
看点 四年前的这份报告,已泄露了美国今天为何要封杀华为 看点 | 2019-05-23 09:26 四年前的这份报告,已泄露了美国今天为何要封杀华为 盒饭财经

美对华大战略的主要任务是应对中国实力不断崛起带来的根本性挑战

整编 / 盒饭君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中美贸易战再次升级,5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行政命令,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在此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


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列入商务部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美国公司将不得不先获得政府的许可之后才能向华为出售技术产品。随后,5月20日,谷歌因美国政府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而暂停与华为部分业务往来。


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在美国一些智库的研究报告中早已有蛛丝马迹。美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2015年3月27日发表的《修正美国对华大战略》,当时看来,此文不过是抑制中国的老调重弹,但是结合今天来看,可以成为研究中国在美智识阶层眼中形象的一面镜子。例如,报告认为美对华大战略的主要任务是应对中国实力不断崛起带来的根本性挑战,只有中国彻底崩溃,华盛顿才不必有计划地制衡中国等


重读这份报告,可以看到今日美国政策的一些蛛丝马迹。


//以下为《修正美国对华大战略》摘录。(略有删减)//


《现代战略的缔造者:从马基雅弗利到希特勒的军事思想》这部经典著作出版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高潮。作者爱德华·米德·厄尔认为,大战略就是“控制和利用国家资源的艺术……目的是有效提升核心国家利益,确保其不受现实、潜在或假想敌的侵犯”。在详细阐述这一概念的过程中,厄尔指出,这是“最高级的战略”,因为“它将国家的政策和军事力量有机结合在一起,从而使得诉诸战争要么毫无必要,要么胜券在握”。基于上述思考,厄尔准确地得出结论:“(大)战略……不仅是一个战时概念,也是任何时候治国理念的固有要素。”尽管其后很多人对大战略给出了不同的定义,但就表述的准确性和全面性而言,还没有人超过厄尔。


美国自建国以来,面对不同的竞争对手,始终致力于获取和维持超强实力的大战略,首先是在北美大陆,接着在西半球,最后则是在全世界压倒竞争对手。冷战期间,这一战略的表现形式是“遏制”。这一概念提供了一种统揽全局的构想,指导美国保护自己的全面首要地位及安全,确保盟国的安全,并最终战胜其对手——苏联。冷战胜利、“遏制”战略不复存在之后,为了正确应对美国面临的新情况,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一直努力构思一项大战略,而不仅仅是从一般意义上提出要保护由美国支持的战后自由国际秩序。老布什政府的国防部远见卓识,认为其“战略现在必须调整重点,防止出现任何潜在的未来全球竞争对手”。然而,其后的几届政府都没有继续这一思路,忽视了苏联已经崩溃、遏制苏联已无必要的事实,继续沿用以往政策,致使中国等新竞对手崛起。


美试图将中国“纳入”自由国际秩序的做法已对美在亚洲的主导地位带来了各种新的威胁,而且最终将对美全球影响力构成重大挑战。美应重新制定对华大战略,着力制衡中国的崛起,而不再为其加油助力。基于当前全球化的现实,对华大战略不能像先前美限制苏联实力发展那样以遏制政策为基础,也不能简单地抛弃现行的“融合”政策,而是要对现行政策作出重大调整,以此来限制中国的经济发展对美在亚洲和全球利益构成的威胁。


作出上述调整时必须认清,维持美在现行世界体系中的主导位仍是美21世纪大战略的核心目标。面对中国的崛起,为了维持主导地位,美应做到以下几点:重振美国经济,鼓励革命性技术创新,争取美对其他国家的非对称经济优势;与盟友达成新的优惠贸易协议,通过抵制中国增进共同利益;重新构建由美盟国参与的技术控制体系,防止中国获得军事与战略能力,并对美及其伙伴“造成重大战略危害”;携手伙伴及盟国在中国外围打造大国政治影响力;无论中国怎样反对,都要提升美军在亚洲周边地区的有效投送能力。在执行上述政策时,要继续与中国以与其重要性相称的方式展开合作。


鉴于美中很可能陷入长期战略竞争,美除了继续与盟国一道与中国保持外交和经济往来之外,有必要重新制定对华大战略,审慎采取措施,限制中国运用日益增强的国力。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建设取得显著成效,国力大增,一跃成为最有实力控制亚洲大陆的国家,从而损害了美国的传统地缘政治目标—一确保亚洲地区不受“霸权”的控制。尽管中国的人均收入在短期内仍会落后于美国,但中国经济的腾飞已为其提供了必要的资源,足以对美亚洲邻国的“安全”及美在亚洲的影响力发起挑战,从而导致“危险的后果”。尽管未来中国国生产总值的增速将减缓,但在可预见的未来,其相对长率仍有可能高于美国,因此,美国有必要对中国的崛起加以制衡。只有中国彻底崩溃,华盛顿才不必有计划地制衡中国。因为即便中国出现一定程度的政策失误,其对美在亚洲和世界范围内构成的“威胁”也不可能根除。


在所有国家中——并且在大多数可以想象的情况下——中国是美国未来几十年中最重要的竞争对手。迄今为止,中国的起已经在地缘政治、军事、经济和意识形态等方面对美国的影响力、盟友以及美主导的国际秩序构成了挑战。中国的持续发展(即便其发展可能遇到问题)将进一步“损害”美国家利益。美现行对华战略的重点是将中国从政治、经济上纳人自由国际体系,不惜牺牲美全球主导地位和长期战略利益。因此这还称不上是“大战略”,更不是一项有效的大战略。美国早就应当对中国实力的不断增强作出更加协调而连贯的反应。


华盛顿根本不可能做到两全其美:既通过“战略安抚”消除中国对美向亚洲投送力量的焦虑,又扩展并捍卫美在该地区的核心国家利益。两相权衡,成功制定美对华大战略必须以后者为核心。


同理,美国和中国之间建立基本信任、实现“和平共处”、达成“相互理解”、结成战略伙伴或者建设“新型大国关系”都是不切实际的。两国间激烈的战略竞争已然成为新常态,最多只能希望双方保持谨慎克制、维持局势的可预见但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就连这一点也将不容易做到在这样的危险情势下,美国外交的目标就是缓和并控制这两种用互矛的战略模式的内在冲突,但不能寄望于彻底消除这些冲突。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认为,中国方面可能也已得出相同的结论。“有新的证据表明,中国方面已经开始断定,长远来看,美中两国的利益存在战略性的分歧,这使得双方关系不可能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所有迹象表明,对于中国战略目标的判断,奥巴马总统及政府高层更倾向于对中国持温和宽容的态度。在这一点上,奥巴马同他的某些前任一样,似乎未能深刻领会这样一个事实:当前这一时期,中国亚洲大战略的目标就是逐步“侵蚀”美核心国家利益,而且,在这一点上中方已有所斩获。也正因为如此,奥巴马团队沿袭了美历届政府“合作但又防范”的对华政策,但其重点在于合作而非防范。


美政策出现如此疏漏,一味强调合,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政府担心美方的戒备措施会触怒北京,从而破坏两国实现长久战略合作的可能性。然而在可预见的将来,美中不可能构建战略伙伴关系,倘若美政府仍以此作为制定政策的长远目标,必将弄巧成拙。因此,美国应当摒弃这种做法。


未来数十年,中国国力的崛起仍将给美国带来巨大考验。我们不要不切实际地认为,中国的对美大战略将经历某种形式的演化,逐渐认可美国的实力和影响力是维护亚洲和平圆圈的关键,从而不再试图去系统地削弱这些力量。至少在下一个十年内,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因此,亚洲的未来会如何,关键取决于美国能否积聚坚定的政治意志和强大的地缘经济、军事、外交实力,能否制定正确的对华大略,借此应对中国崛起,维护美核心国家利益。


//后续报道//


法新社消息,美国官员周一决定,将对华为的禁令延迟90天实施,直到8月中旬才会生效,理由是,华为及其商业伙伴需要时间来升级软件以及处理一些合同义务问题。


法新社说,在此背景下,美国商务部发布了“在90天内不会强制执行禁令”的消息,但其最新一份文件称,推迟实施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基于国家安全发布的禁令被取消,而是为了让华为及其合作伙伴“有时间”来维护支持当前全面运营的网络和设备,包括软件更新和补丁,以遵守2019年5月16日或者在这之前签订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同和协议。”


//任正非回应“90天临时执照”事件//


我们最重要的还是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好,美国政府的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美国企业必须遵守自己的法律,我们不应该骂美国企业。


美国政策对华为在边缘产品领域可能有所影响,但在最核心的产品上没有影响,尤其是5G,这一块两三年别人都追不上来

-END-

本文由盒饭财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