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造车猜想:网约车的新模式,还是IPO前的新故事?
汽车 滴滴造车猜想:网约车的新模式,还是IPO前的新故事? 汽车 | 2021-04-07 11:00 滴滴造车猜想:网约车的新模式,还是IPO前的新故事? 深响

造车能为滴滴提供打破模式桎梏、解决盈利困境的方法吗?


©深响原创 · 作者|婷婷、永亮


又一家。


昨日,《晚点LatePost》报道称滴滴开始启动造车项目,负责人是滴滴副总裁、小桔车服总经理杨峻。报道中还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曾任蔚来汽车用户发展副总裁的朱江可能会加入滴滴。朱江有多年车企经验,先后在华晨宝马、雷克萨斯、蔚来、福特中国等公司工作。


不过,晚间朱江向媒体否认了加入滴滴的消息:“下礼拜黑马就要上市了,莫要散播谣言乱我军心!这消息也太假了。”


真假传闻之下,滴滴陷入造车疑云。虽然消息仍有待进一步考证,但在百度、小米纷纷宣布造车之后,滴滴要造车似乎不再是一个多么令人意外的消息。


实际上,滴滴早就被卷入了造车大潮,其与比亚迪合作造出的定制网约车D1,在去年11月就已经问世。


根据滴滴创始人程维在发布会上提到的规划,滴滴的定制网约车会一直迭代,到2025年,定制版网约车D3将在滴滴平台普及超过100万台。结合这一消息,滴滴继续在定制网约车方向探索是顺理成章的举动。



此外,滴滴在与造车有着强关联的无人驾驶领域也早有布局。滴滴从2016年开始组建自动驾驶研发团队,次年在美国加州设立首家海外AI实验室,2018年将自动驾驶部分升级为独立公司沃芽科技。去年5月,滴滴自动驾驶公司获得了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5亿美元,这也是国内该领域单笔最高融资。


无论是为了实现更高的运营效率,还是为了无人驾驶技术的落地,本就做出行生意的滴滴确实有着合理的造车逻辑。


结合市场上甚嚣尘上的滴滴IPO传闻来看,其造车的消息更加耐人寻味。不过,即使有火热的造车概念“护航”,在Uber“拖后腿式”的锚定作用下,滴滴还能继续打动那些已经对网约车模式不感冒的投资者吗?


毕竟,造车不是万能药。



造车猜想


在互联网企业跨界造车的热潮中,滴滴可能是最有经验的。


在与比亚迪定制D1期间, 滴滴出行汽车创新中心集合汽车工程、设计、技术团队,参与了包括整车工程 Package、人机工程布置、内外饰造型、整车配置、座椅原型、车联网软件架构等的设计。这也意味着,滴滴已经深入参与到造车过程中。


滴滴联合比亚迪定制D1,背后讲的是“汽车运营商”的故事。根据设想,滴滴会统一购置、安排金融方案,并且在维修保养、加油、充电以及处置方面,扮演一个全生命周期管理者的角色,目的是最大限度提高网约车的运营效率和用户体验。


与此同时,随着出行赛道的“战局”已经基本稳定,滴滴未来更多的精力可能放在精细化运营和寻求新的增长点上面。如果滴滴造车被证实,无疑会带来充满想象力的故事。


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滴滴的新造车计划,很有可能是沿着 D1 ,对定制网约车的进一步探索。但在模式上会区别于此前推出 D1 时,车企占主导的方式。同时,滴滴也不会像小米一样,成立全资子公司造车,模式或比小米轻。


按照这种思路,滴滴很可能以代工+供应商模式,真正踏入当下最火的新能源汽车赛道,面对的是超10万亿元的超大市场,也是目前格局未定、充满机会的市场。



目前,二级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给予超高的预期,带动了相关公司股价暴涨。年销量仅仅50万辆的特斯拉,最新市值已经超过6600亿美元,远超过年销量近1000万辆的传统巨头丰田;它的中国“学徒”们——蔚来、小鹏、理想的市值,也达到了627亿美元、292亿美元、230亿美元,虽然他们去年的交付数量都未超过5万辆,依旧处于亏损。


其中,蔚来在市值方面,已经与即将上市的滴滴接近。据《晚点LatePost》报道滴滴计划于今年上市,上市地点或将选择香港,目标估值约为600亿美元到800亿美元。2020年11月,滴滴出行宣布国内月活用户突破4亿,长期占据行业第一。


此前,百度、小米传出入局造车消息后,股价随即开始上涨。自2020年12月,百度被证实下场造车后,股价已经累计上涨超过50%;小米造车消息传出后,股价也立马上涨。



其次,造车也给了滴滴,在自动驾驶领域更大的发挥余地,可以更好地进行软硬件间的协同操作。据了解,滴滴从2016年组建自动驾驶技术研发部门,主打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2019年8月,滴滴宣布将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随后迅速获得大额融资。2020年5月,获软银超5亿美元融资。2021年1月,滴滴再次获得新一轮3亿美元新融资。


目前滴滴自动驾驶计划主要搭载在D1上。按照程维此前的描述,2025年,滴滴将普及100万台D1并搭载自动驾驶技术;2030年,滴滴的定制车甚至将去掉驾驶舱,实现完全自动驾驶。


在这背后,是滴滴对Robotaxi巨大市场的提前布局。据了解,未来L4级自动驾驶技术的应用,更多的还是要在商业用车领域,自动驾驶出租车就是其中之一。瑞银此前曾预测,到2030年,Robotaxi市场规模将超2万亿美元。麦肯锡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将是全球最大自动驾驶市场,到2030年,自动驾驶汽车总销售额将达2300亿美元,基于自动驾驶的出行服务订单金额将达2600亿美元。


再次,造车有助于滴滴实现生态的闭环。目前,软件重新定义汽车,已经被业界普遍接受。滴滴已经在代驾、金融、货运、拼车、顺风车、跑腿、保险、小桔充电、小桔车服、无人驾驶、地图等方面进行了布局。可以想象的是,未来随着滴滴的多元业务布局,可以将所有C端服务聚合在新车上,从而实现生态闭环。


滴滴造车,可以让它在出行之外,拥有更大的增长空间和更高估值,未来也有机会打造出“下一个滴滴”。



寻找新故事


随着滴滴在造车上越来越深入的探索,被质疑的网约车模式有了一个新故事。


在2012年滴滴刚刚成立时,网约车是市场上最性感的商业故事,彼时叙述的重心在——通过模式的创新实现效益的最大化。


基于私家车共享,网约车模式让一些原本绝大多数时间都闲置的车辆成为运力,拼车、顺风车等场景更是通过重合路线将更多的人塞进更少的车里,使资产使用效率大大提高。这背后是一个最简单的经济学原理:让有限的资源,产生最大的效益,以尽可能满足人的需求。



时至今日,网约车确实成为了社会运转中重要组成部分,对城市出行的升级贡献了莫大苦功,但网约车的模式,却始终没能让平台解决自己的挣钱问题。


在网约车最简化的模型中,平台的盈利由两个部分决定:一是总成交额(订单量x客单价),二是抽佣比例。初期烧钱完成市场教育之后,平台想要自我造血,对应着上述模型可以采取两种思路:对用户端提升客单价,或是对司机端提升抽佣比例。


但是这两种方式都有各自的逻辑矛盾之处。在网约车需求量最大的高线城市里,公共交通系统也同样发达,绝大多数场景下,网约车都并非用户的必需选择。因此,用户对网约车价格实际上存在一定的敏感度,如果网约车价格过高,订单量会随之下降。


另一种思路中,如果提高对司机端的抽成比例,则极有可能导致运力的不足,这同样会作用于订单量的下降。一位阳光出行平台的司机近期告诉「深响」:“以前晚上我都跑滴滴,但滴滴现在抽成太高了,好多司机现在都转去别的平台了。”


无论是对用户还是对司机,滴滴可以进一步挖掘的利润空间都十分有限。


但巨额的运营费用却不得不花,市场份额仍然需要用钱来保障,滴滴因此一直在亏损的泥潭里挣扎,相关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底,滴滴成立的7年里累计亏损预计已超过500亿。只有在去年四月,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才首次透露滴滴核心业务已经盈利,但滴滴并未对此做进一步详细说明。


这并不是只属于滴滴的困境,而是网约车模式带来的桎梏。Uber上市公开财务数据后,对网约车模式的质疑声逐渐压过了对共享经济模式的期待,Uber股价始终萎靡不振。


Uber股价走势图 图源雪球


模式限制下,网约车似乎变成了费力不讨好的生意,各路玩家不得不寻找自己的解法。


为了解决赚钱的问题,Uber选择发力外卖业务,随着外卖营收占比不断提升,Uber股价也一路走高。目前,外卖业务已经撑起了Uber营收的半壁江山。


美团、百度、高德选择了聚合打车模式,平台通过轻资产模式,大大降低了运营费用。这是打破传统网约车模式桎梏的一种方法,但滴滴面临的问题依旧没解决,聚合模式的兴起甚至进一步加剧了滴滴遭遇的竞争强度。


那么,造车能为滴滴提供打破模式桎梏、解决盈利困境的方法吗?


滴滴讲出了一个新的网约车故事:滴滴定制车能改变目前燃油车主导下的高成本,与自动驾驶、大数据等技术联动,可以进一步地优化网约车模式的运营效率,在不过分压缩用户与司机利益的情况下优化盈利模型。


虽然造车传闻还有待落实,项目的落地与实践更需要时间,但在IPO门前徘徊已久的滴滴,确实需要这样的新故事,来向投资者解答Uber始终没能回答的问题。



-END-

本文由深响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