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剧”想要出圈不容易
观点 “漫剧”想要出圈不容易 观点 | 2021-08-26 18:54 “漫剧”想要出圈不容易 锦鲤财经

一个漫画平台去掉了“漫画”两个字,其背后似乎另有深意。

 

2014年,陈安妮的少女心就开始在商业世界里抽枝发芽。

 

《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在微博爆火之后,陈安妮剩下99%的生活就在各方资本的运作下开始了。应运而生的快看漫画在上线短短两个月内,下载量就超过了200万次,数次登上应用商店免费总榜第一。

 

七年之后,随着那些整日抱着《知音漫客》,沉溺在二次元世界里幻想热血与唯美的中二少年们变成了大人模样,消费话语权日益加重,二次元市场“钱途”一片光明,各大漫画APP跟着沾了不少光,快看无疑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8月份,快看宣布完成2.4亿美元的融资,不仅是平台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融资,还刷新了漫画行业融资记录。有意思的是,翻看社交平台,不少漫画迷的关注点却在“快看”两个字上,这事还得从半个多月以前说起,8月5日,快看漫画宣布正式更名为“快看”。

 

尽管粉丝不是很理解,但事实上,一个漫画平台去掉了“漫画”两个字,其背后似乎另有深意。

 

漫剧是新生事物吗?

 

在今年八月份之前,陈安妮已经差不多有半年时间没有在微博上发布自己的动态。最近一个月,陈安妮复出的节奏明显加快,社交网络上的气氛炒热络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但这次她不准备画漫画了,打算改行做“漫剧”。

 

不难看出,陈安妮对这个常人听了一头雾水的“漫剧”寄予厚望,8月5日的快看发布会上,光讲述漫剧的定义与前景就花了她20分钟。画漫画的陈安妮细细算起来也是自媒体出身,诚然,媒体人最擅长发明新名词。

 

实际上,漫剧不是新物种,区别于动漫,纸片人第一次在屏幕里僵硬地活动起来应该是在1960年,彼时的动态漫画更多地是作为一种呈现形式重塑新的影视风格,例如60年代漫威出品的电视动画《The Marvel Super Heroes 》就有大量的漫剧因素。

 

到了1980年,BBC出品的电视剧《Jane》更是直接将动态漫画与真人出镜合二为一,时至今日,在影视剧里融入漫画因素依旧被剧方当做一种吸粉的新鲜风格。例如《盗梦空间》的宣传片《The Cobol Job》就直接使用漫画片段,配上音效与简单的镜头移动。

 

国内也不例外,唐人的《怪侠一枝梅》、企鹅影视、联播传媒出品的《摩天大楼》以及爱奇艺、欢瑞世纪的《终极笔记》里都尝试过插入漫画。到了今年的《长歌行》,第二集就出现了长达32秒的动态漫画镜头。

 

 

除了剧方,动态漫画这一形式因为制作技术要求没有这么高,一度深受“民间高手”的欢迎。B站上有UP主制作的动效漫画《一拳超人》热度口碑甚至压过了正经番剧,最高一期的播放量高达100多万。临到快看,动态漫画升级变成了“漫剧”。不得不承认,短视频时代,漫剧的确有出圈的可能,陈安妮对漫剧的执着可谓疯狂。

 

快看官方数据显示,快看在漫剧方面投入了2亿,漫剧权益新增3000多部。8月份的发布会上,快看就曾趁着热度一口气发布了150多部漫剧。坦白来讲,漫剧最开始并没有让陈安妮失望。

 

截止目前为止,快看的漫剧全网播放量高达15亿,《前任战争》在抖音的播放量累计千万,《掌中之物》《二哈与他的白猫师尊》一上线就数次登上微博热搜,后者定档的热搜话题阅读量超过1.8亿。然而,快看漫剧的前景未必有看上去这么明朗。

 

至少在漫剧概念出现之前,动态漫画就已经被各大巨头圈地跑马了。腾讯、爱奇艺、优酷、B站等视频平台上线过的动态漫画不在少数,《通灵妃》《帝王侧》《斗罗大陆》等IP都曾作为纸片人被搬到屏幕里。

 

只是定义各不相同,比如腾讯叫动漫画、爱奇艺叫轻漫画、优酷叫漫动画、猫耳上则是有声漫画。轮到快看,这次变成了漫剧。杭漫文化CEO潘恒就曾公开对媒体描述过视频平台里动态漫画的盛况:“爱奇艺、优酷、芒果TV的动漫频道,三分之二的作品都是动态漫画。”

 

单纯就入场时间,快看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并不占优。

 

漫剧“赶上”好时候了?

 

快看发力漫剧以来,第一次在社交平台上大规模出圈是因为晋江的一部人气耽美小说《二和与他的白猫师尊》,从定档时间,到画风声优都在微博热搜上实实在在地刷了一把存在感。在耽美文化大行其道的当下,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起腐女们的狂欢。

 

从某种角度来讲,漫剧在此时此刻浮出资本水面着实是“赶上”了好时候。今年是耽改剧大起大落的一年,4月份,《山河令》刚刚领跑耽改江湖,豆瓣评分8.6,累计播放量1.3亿的成绩让下半年的“耽改101”们激动地跃跃欲试。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8月份,《山河令》下架再上架,上架再下架的几波操作从侧面预示着耽改红利是不是走到了尽头。2021年下半年,本来粉丝翘首以待的几部耽改剧也都销声匿迹,《二哈》改编的《皓衣行》几次定档都胎死腹中。

 

同样改编自《山河令》原作者IP的《杀破狼》也多次在营销号的带动下“烽火戏诸侯”,粉丝一次次等待空降,但最后只能败兴而归。粉丝等待下一部耽改剧的热情是不可估量的,根据德塔文影视发布的《2021年最新待播剧景气指数榜单》,位居榜首的就是《皓衣行》。

 

可是如今,眼见下半年的耽改剧集体沉默,腐女们的情感无处寄托,巧合的是,漫剧横空出世。虽然漫剧并不完全依赖于耽美IP,但种种迹象也不可否认,耽美腐女正在撑起漫剧的一片天。

 

作为新生代漫剧平台,翻看快看的漫剧板块,“精选区”六部在播漫剧全部都是耽美作品,“热播榜”耽美剧也占了一半,《皓衣行》迟迟不见踪影,原作《二哈与他的白猫师尊》的漫剧光热搜就上了三次,至今还是快看平台的开机广告。据调查,诸如水千丞、淮上、巫哲、绿野千鹤等累计18名晋江耽美作者现在都成了快看漫剧业务的“座上宾”。

 

 

如果没有耽改剧满足粉丝一颗绮丽的心,商业化后的漫剧何尝不是腐女们下一个新选择。文娱世界里,似乎只要跟耽美文化沾边的东西都能在短时间内迅速俘获年轻人的钱袋子,剧集之外,腐女们可以涌向的圈子实在太多了。

 

诚然,原耽圈天然自带流量。漫剧之前,广播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根据豆瓣小组数据统计,猫耳广播剧打赏榜单已经被耽美IP全面攻陷,《魔道祖师》广播剧的播放量高达3000万,除了三十多块钱的付费购买,光打赏就累计6000多次。729声工场的《杀破狼》发布衍生品众筹,3天内众筹到700多万。

 

漫剧的野心很明显,就算不能彻底出圈,起码也要复制一下广播剧的辉煌。在这个过程中,IP很重要,为原耽圈一票男神增色不少的“声音”也很重要,比如《二哈与他的白猫师尊》一定档,头部配音演员姜广涛、陈张太康就直接将广播剧的流量顺理成章地过渡到了漫剧圈。

 

在快看的发布会上,国内几大声优工作室729声工场、光合积木、边江工作室、 北斗企业的出现也间接印证了这一点。杨天翔、姜广涛、边江、阿杰、谷江山等偶像声优加持耽美IP,随便一开口就能激发腐女们的肾上腺素。

 

毫无疑问,漫剧的流量背景是值得肯定的。但也有一个问题摆在眼前,原耽圈的流量太过诱人,无论哪一方都想来分一杯羹,影视剧、广播剧、动漫,如今又来了一个漫剧,就算再大的IP池都经不住这么疯狂的分食。

 

数据显示,已经卖出影视版权的耽美IP就有80多部。去年年末,腾讯视频、B站、爱奇艺、优酷发布2021年国产动画片单,耽改动画共计11部。腾讯除了已播的《山河剑心》,还有《魔道祖师》《默读者》;B站则包揽了《天官赐福》,而这几部恰好都有剧集与广播剧。

 

一本火了,就三管齐下,电视剧、动漫、广播剧都各来一遍,很多时候就连声优都是同一批人,很难想象,粉丝真的不会审美疲劳吗?看了剧,追了番,买了广播,留给漫剧的耐心还能有多少呢?

 

可想而知,并不是很多。

 

漫剧能让漫画二次爆发吗?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漫剧的内容源头似乎跟漫画没有太大的关系。公开数据显示,在快看即将推出的150部漫剧里,其中有80部是小说改编,原创漫画只占漫剧的三分之一左右,快看在后浪里摸爬滚打七年之久,很难想象最终的“粮仓”居然是阅文与晋江。

 

说实话,快看在漫画界的地位一直有目共睹。根据骨朵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总结收藏量、评论量以及热度,国内至少有80%的头部漫画集中在快看;无独有偶,在细分的漫画行业,快看长时间位于行业日活第一。

 

可为什么还要转身向网文界大肆“借粮”?坦白来讲,快看的漫画IP多少有些冰火两重天。就平台漫画排行榜而言,前十名中基本没有新面孔出现,前二十名里有70%的漫画是三年前连载的。漫画市场青黄不接,不止快看。

 

腾讯动漫的《狐妖小红娘》是2013年开始在平台连载的,《一人之下》是2015年。有妖气的《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是2010年的。老漫画被资本开垦得不成样子,新漫画更是扶不起的阿斗。

 

 

举个比较现实的例子,腾讯动漫周月票榜上,2019年周月票榜榜首经常达到5万张,2020年均值是3万张左右,到了2021年,这个数字均值则下降到1万到2万张左右。

 

从2018年腾讯动漫被爆拖欠作者稿酬开始,国产漫画就不可控制地进入了一个转折点。

艾瑞咨询2018年发布的《中国动漫行业报告》,在线动漫的内容市场规模数年间经历了爆炸式增长,从2012年的6.2亿增长至2018年141.6亿元。可盛况之下,漫画圈却怨声载道。

 

《长歌行》的作者夏达与老东家“夏天岛”的恩怨纠纷自2016年一直持续到2021年都没有落下帷幕。2018年,大角虫也被曝拖欠稿费,据不完全统计,被拖欠的漫画cp数量达三十余家,总金额超过200万人民币。这些年,平台与漫画家的冲突矛盾就没有断过,时至今日,夏天岛旗下的6名头部作者走了5个,唯一剩下的那个是老板自己。快看公布平台稿酬时,也被一群作者在微博公开质问。

 

翻遍整个漫画市场,地主家快没有余粮了。嗷嗷待哺的漫剧非但不能指望漫画IP,还要回头“反哺”。据悉,在快看发布的五部漫剧中,《养敌为患》《掌中之物》为漫画与平台拉新了200多万新粉丝,其他三部《淑女的生存法则》《雕塑》《哑奴》也带来了60多万拉新。

 

收入方面,有媒体统计过,《养敌为患》相关漫剧使得漫画收入增长了324%,《雕塑》更是意外地导致原漫画月收入增长了1158%。从这一点来看,或许有些理解为什么陈安妮如此看重漫剧。但漫剧能拯救萎靡不振的漫画吗?从源头上来看,答案或许还有验证。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END-

本文由锦鲤财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