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二婚”,未必安生
旅游 民宿“二婚”,未必安生 旅游 | 2022-06-15 18:11 民宿“二婚”,未必安生 锦鲤财经

民宿的发展本就坎坷,不仅竞争压力大,且乱象频出,加上疫情的冲击,行业一度陷入寒冬。离开爱彼迎平台的民宿,未必就会重新适应新的节奏。

 

爱彼迎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后,多家本土民宿短租平台开放房东和房源的相关内容与信息迁移渠道,房东们正式开始批量搬家。

 

主要的迁移渠道有两个,飞猪和小猪,据透露,飞猪、小猪将在6月18日上线618大促民宿推广专场,目前已有近千家民宿参与,爱彼迎民宿占据绝大多数。 

 

爱彼迎在中国一直“水土不服”,民宿数量屈居末尾,疫情原因导致境外游业务受阻,退出中国市场似乎是早晚的事情。事实上,所谓的退出中国市场也只是关闭了国内游的业务,开始专攻境外游的业务,重新做回了老本行。

 

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国内的竞争压力较大,2017年,国内的在线民宿融资就达到36.9亿元,超过前三年之和,其中途家和小猪估值均超10亿美元。

 

但离开爱彼迎平台的民宿,未必就会重新适应新的节奏。

 

民宿行业回暖,爱彼迎却“走”了

 

2011年是我国短租民宿的元年,自在客、途家、蚂蚁短租等本土品牌相继成立,随后的2012年正式迈入发展起步期,但直至2015年《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出台,民宿在我国才正式进入高速发展时期。

 

从目前的国内主流民宿平台房源量来看,爱彼迎仅15万套,不及途家的6.5%,36氪测算爱彼迎在中国大陆的市占率仅约2.5%。据悉,2021年爱彼迎在中国大陆的收入约有3.8亿元,仅占爱彼迎全球总收入的1%左右。

 

 

爱彼迎之所以“水土不服”,原因有很多,首先,爱彼迎中国掌舵者更换频繁,甚至有两次长时间的空缺,以至于爱彼迎中国化策略一直游移不定,发展十分受限。其次,在移动支付时代,爱彼迎却没有与时俱进,以至于爱彼迎入华许久,才开通微信和支付宝结算。最后,爱彼迎的售后问题一直困扰着国内用户,语言不通和时差问题,让很多用户投诉无门。

 

固然是“水土不服”,但爱彼迎对于民宿经营者算是比较友好,对房源质量的门槛要求,也是国内用户愿意选择爱彼迎至关重要的原因。业内普遍认为,爱彼迎的用户更加“纯粹”,吸引的大部分是真正推崇民宿旅行方式的房东和房客。

 

爱彼迎退出中国市场前也给房东提供了很多选择,背靠携程能够实现订单直接转化的途家、免佣加上年度佣金返还的小猪和飞猪等都有着各自的优势,但何去何从还要看经营者的意愿。

 

所以爱彼迎的退出,让很多民宿经营者不禁惋惜,毕竟疫后期,国内民宿行业正在逐渐回暖,而此时爱彼迎却悄然退场。文旅部数据显示,今年端午假期,全国国内旅游出游7961.0万人次,同比下降10.7%,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86.8%;实现国内旅游收入258.2亿元,同比下降12.2%,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65.6%。

 

然而内忧还未解决,外患又起。近几年,各国因为爱彼迎扩张带来短租市场的无序混乱,对爱彼迎进行严格的监管。日本、法国的爱彼迎都遭到重创,在国内爱彼迎也不断被合规整顿,可以说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自2020年12月,爱彼迎登陆纳斯达克以来,股价波动频繁,今年内已下跌约36%。根据数据显示,美东时间5月24日,也就是爱彼迎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后,爱彼迎股价一度跌到上市以来新低,至当日收盘报106.24美元,市值蒸发约45.5亿美元,约合300亿元人民币。

 

爱彼迎退出中国市场可能是走的就是“弃车保帅”的路线,将精力更多放在了全球市场。

 

进入到2022年,爱彼迎开始增速回归,一季报数据显示,公司ADR达168美元,远高于疫情前2019年同期的122美元。同时爱彼迎单季度间夜量达1.02亿间夜,同比增长59%,相较2019年同期增长26%。

 

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欧美航班数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85%以上,5月美国酒店入住率已恢复至69%,首次追平19年同期水平,欧洲酒店入住恢复率也在86%左右。

 

很显然,相对于中国市场,爱彼迎更想维稳国外市场,毕竟路会走的更加顺畅。

 

国内短租平台“分食”爱彼迎

 

15万的房源成了各大平台的争抢对象,其中飞猪的动作最快,在爱彼迎宣布退出中国后,飞猪民宿当即宣布推出房东专属绿色服务通道、房源同步发布、新房东入驻扶持计划等系列举措。

 

但这存在着本质的问题,与爱彼迎走不同路线的飞猪,真的可以接住这个盘吗?

 

爱彼迎的房源量之所以增长如此缓慢,还是因为对房源质量审核较为严格。而国内的大多数平台的门槛并不高,民宿的数量也势如破竹,增长极快。另一个原因就是爱彼迎民宿的价格在国内基本上在200-500元之间,和飞猪平均200元出头的价格相比,显然不具备价格优势。

 

这就会让爱彼迎和飞猪的矛盾点突出在客户群体上,与爱彼迎的用户群体相比,自然是飞猪的用户群体更广泛。但也就意味着竞争压力更大,而不具备价格优势的爱彼迎房东们或许会被困在“质高价高”的营销模式中,这势必会失去大部分的潜在用户。

 

大多数爱彼迎的老玩家,都深受爱彼迎企业文化理念的熏陶,致力于将民宿体验打造成最优。当然爱彼迎的客户群体也比普通驴友更加看重住宿体验,舒适安逸的环境、有趣的民宿老板、本地的风土人情和独居风格的创意等都是不可获取的要素。

 

然而入驻飞猪等其他平台,这种房东和房客的双向奔赴或许会不复存在,双方的选择更加多元化的同时,独属于爱彼迎的“纯粹”也可能会消失。这或许会成为爱彼迎房东无法跨越的大山,妥协或者放弃又是一道难题。

 

除此之外,虽然现在各大平台为了招揽房源,对爱彼迎的房东做出了很多让步,但最终这些民宿还是不得不面对高佣金、收益骤减的现状。在爱彼迎平台经营民宿4年的clover在采访中说到,“这几个平台的抽佣比例都是一样的,后来美团把由房客支付平台佣金改为由房东支付平台佣金,原本由房客支付的清扫费也改为由房东支出,之后途家、爱彼迎也纷纷改变了规则。”

 

对爱彼迎的房东来说,本身房源价格就已经高于市价,继续涨价可能会面临无人问津的窘境。新的平台就意味着需要积累新的流量,建立新的口碑,而“质高价高”的路子显然并不好走,所以对于搬迁的民宿经营者来说,变通是必然的。

 

毫无疑问,虽然各个平台都想“分食”爱彼迎的房源,但是想要消化却不容易。民宿“搬家”,还需要面临许多未知困难和挑战,经营理念和客户群体的不同会让从爱彼迎迁出来的房东们经历很长的过渡期。

 

乡村民宿的春天来了?

 

疫情的影响,让乡村民宿和露营兴起,想要出去游玩的旅客更加倾向于周边游,过了露营最好的时节,乡村民宿也没有了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可以说成为了目前大众的最优选。

 

但爱彼迎的下沉之路走的艰难,从17年开始布局,尝试乡村旅游扶贫项目,随后多次举办共享住宿乡村振兴培训,但供应链的不足让爱彼迎在下沉市场失去了很多优势,到退出中国市场之前也没有真正进驻到乡村市场。

 

爱彼迎其实也吃过乡村市场的红利,在2021年第四季度首度发布「住进乡村自然|爱彼迎年度民宿榜单」后,爱彼迎股价盘前涨超3% ,获纳入纳斯达克100指数。可以说,乡村市场无疑是民宿行业新的栖息地,根据木鸟民宿2021年度数据显示:三线及以下市场用户占比之和接近40%,以乡村为首的下沉市场正在成为民宿增量新蓝海。

 

国内短租平台在下沉市场如鱼得水,依靠着庞大的供应链的支撑和自造血的能力,木鸟民宿和途家民宿的优势尽显。木鸟民宿房源年增长率接近23%,庞大的供应链让其用户适配性最广,据艾媒咨询2020 年1月至8月数据,在关注乡村旅游的游客中,90后占比41.5%,00后占比18.2%。

 

很显然,被疫情打压的民宿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奄奄一息的乡村民宿也就此翻盘。周边游已然成为了大众的新式娱乐活动,即使出省游、出国游恢复正常,闲暇时刻,乡村民宿这种短途旅游大概率也不会被抛弃,反而会成为大众放松心情的去处,毕竟纯天然的自然环境和生活环境有着让人身心放松的魔力。

 

乡村民宿大概率会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但大众对其的期望显然更高,提高民宿的质量势在必行,或许这会迎来民宿行业新的高潮。目前乡野民宿存在的问题是,过于突出住宿、餐饮、观光、休闲等功能,从而忽视了大众想要了解农业特色、风俗文化的愿望,也就说现在的乡野民宿还难以满足大众精神层面的需求。

 

与此同时,乡村民宿快速扩张的同时也存在一些潜在的风险,比如房源的质量、房东端的管理和运营都尚存疑虑。而看到乡村民宿市场前景的商家,就开始疯狂布局,这样大概率会导致同质化竞争,从而引发价格战、规模扩张过快及服务质量下降等,显然不利于乡野民宿的发展。

 

民宿的发展本就坎坷,不仅竞争压力大,且乱象频出,加上疫情的冲击,行业一度陷入寒冬。乡村民宿可以说吃了时代的红利,也给这个行业带来了转机,但商家能否抓住这个机会还要看大众是否买账,这显然并不容易。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END-

本文由锦鲤财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