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进程中的郭有才
观点 历史进程中的郭有才 观点 | 2024-05-21 09:35 历史进程中的郭有才 道总有理

不是人民需要郭有才,而是平台和资本需要郭有才


做直播的郭有才终于成了“草根逆袭”的爽文主角。

 

从他的身上,无数人又双叒叕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草根、生存不易、坚持初心的人设标签,加上一首毫无技巧全是情感的老歌《诺言》,让众多辛苦谋生的网友纷纷破防,如丧考妣,烟量大增。

 

与其说这是郭有才红了,不如说是郭有才成为了大众长期“压抑”之下的新款安慰剂,满足了对自身现状不满的心理映射。

 

但问题是,和前面爆红的于文亮闻会军们一样,郭有才爆火的逻辑毫无逻辑且荒诞。甚至于把上面讲述郭有才爆火的话套用在前者身上,也毫无违和感。

 

非要说区别的话,那就是郭有才在没有大火之前,其实就已经是一位特斯拉车主了。这一点与于文亮和闻会军们略有不同。

 

从中立的角度来说,能够选择特斯拉的人,起码是一个比较有主见的人,不太容易被宏大叙事洗脑。但不知道郭有才有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宏大叙事中的关键一环,依靠草根逆袭的励志故事,再一次点燃无数草根的直播野心。

 

“做网红光宗耀祖”越来越被看做理所应当: 一夜爆红带来的财富刺激,正在催生诸多不想努力又无所事事的妄想。

 

细细观察这几年爆火的现象级网红,毫无道理、毫无内容、毫无逻辑已经成了爆红的规律。

 

为什么?

 

因为有道理有内容有逻辑就意味着做网红会有门槛。

 

这样的坏处会导致很多普通人因此不再心存侥幸,不再成为流量的奴隶。我们也就看不到每次有人爆红后,在爆红者身边的群魔乱舞了。

 

长此以往,平台和资本怎会愿意?

 

因此, 大数据只能坚定地选择流量算法,而不是内容算法。

 

所以, 不是人民需要郭有才,而是平台和资本需要郭有才。

 

就像这一次,抖音自铁山靠之后,终于靠着“点化”郭有才,把被快手抢走的山东流量又抢了回来。

 

看看现在的菏泽南站,那泼天的流量,不就是群魔带来的么?但我不解的是, 把他们当做文旅部消费的主体,会不会有点高看他们的消费能力了。

 

也许这群“魔”的钱,还不够给抖音投流的,不然为啥跑来蹭流量。

 

当下普通人的困境,是上升的空间越来越窄小,靠谱而正确的路径正在被悄悄堵死。所以,做网红这个出口成了车水马龙之地。这本身已经足够荒诞,更荒诞的是,一群无才无能的人被忽悠的野心勃勃,拥挤在做网红的通道里载歌载舞,互相审美降级,还妄想着下一个幸运儿是自己。

 

只有平台赚得盆满钵满。

 

以前上升路径还勉强存在的时候,大众追逐的目光都是“精神领袖”,是创业导师,是敢讲话的马云、讲实话的刘强东,敢骂人的周鸿祎们,是所谓的精英分子榜样。

 

但是经过这些年的捶打, 普通草根开始明白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成为马云刘强东周鸿祎,所以精英话语被无情地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高高在上的语境已经失效了, 底层草根的语境、弱势群体榜样开始成为时代的中心,流量的财富密码。

 

于是 ,用富人形象赚穷人的钱正在变得越来越难,用穷人形象赚穷人的钱却越来越容易。

 

历史的进程,终于走到了郭有才们横空出世的阶段。

 

马云为此神隐,刘强东为此纠结要不要做网红,周鸿祎成了马化腾亲封的网红,教主变大叔。

 

只有百度璩静不信,然后被狠狠地爆锤。

 

莫欺少年穷成了整个时代的春药。但到底是谁在欺少年,是盖楼的开发商?上班的公司?顶头的上司?还是在被否定了投机取巧后的愤愤不平的自己?其实没人在意,反正莫欺少年穷很热血,很有情绪价值就行了。

 

莫欺少年穷,一朝做网红,暴富无形中。

 

但少年们看不懂的是,做网红暴富的过程,其实早已经完全被平台和资本掌控。所有的努力在平台和资本的青睐面前,不值一提。

 

十年寒窗抵不过三代经商,三代经商抵不过一夜爆火。一场爆红后的直播就能赚到普通人一辈子赚不到的钱,血淋淋地说明了一个更深的问题:

 

个体努力奋斗的价值正在被网红的爆红逻辑无限压缩。

 

我太突然想起了罗翔,但我知道,这类真正高质量的现象级网红不再会出现了。毕竟,这类网红,对平台来说不但费力不讨好,还会引起很多人的不高兴,触及某些利害关系。哪有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所谓的草根网红省心省力?

 

不过,虽然郭有才火了,但也正在凉的路上。毕竟,没有郭有才的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郭有才。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END-

本文由道总有理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