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见拉着江小白走
餐饮 梅见拉着江小白走 餐饮 | 2024-06-05 19:21 梅见拉着江小白走 节点财经

梅见拉着江小白走

 

众所周知,以白酒为核心的整个酒类行业目前已经进入存量内卷阶段,为了尽可能开拓市场空间,各大品牌纷纷向年轻人伸出橄榄枝,比如去年茅台与瑞幸联手提出度“酱香咖啡”便收获了一大波流量。

但是,流量冷却之后,能不能将年轻人留住,仍然存在很大的未知数。而说到年轻人,众多酒企中,最懂这个群体的酒企少不了江小白。其推出的最具代表性的品牌,当属青梅酒“梅见”。

 

“梅见是江小白的?”不少年轻消费者得知这个讯息的第一反应是意外。

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来说,江小白这个当年俘获了很多年轻人的白酒品牌,如今已经有些不讨喜了。年轻人终究会步入中年,再好的营销,如果没有品质和品牌这道护城河,终究也抵不住审美疲劳。

不得不说,江小白的营销实力仍在,所以梅见快速崛起,成为新酒饮赛道第一家10亿级爆款单品。但是,它会走江小白的老路吗?

1、梅见,拉“老板”一把

在梅见的营收突破10亿的背后,其母公司江小白的日子并不好过。

江小白在问世之初曾非常走红,“年轻人第一口白酒”的口号,以及瓶身看起来特别“走心”的文案,让江小白收获了不少年轻消费者。在出众营销能力的加持下,江小白成立后的第二年,其营收就就达到5000万元。

2017年至2019年,江小白的发展突飞猛进,接连突破10亿元、20亿元、30亿元,一度占据了小瓶白酒市场份额的20%。

回看当初的发展势头,如今的梅见也要甘拜下风。但是,“网红”品牌的通病往往是难以持续,具体在白酒行业,长期来看,决定产品市场占有率的仍然是品牌、口感等因素,而江小白被诟病最多的则是口感,“不好喝”“容易上头”等诟病不绝于耳。

其实,据节点财经了解,江小白“不好喝”,主要在于产品属于小曲清香型,这种香型的白酒流行于重庆地区,地域分布范围不大,品类偏小众。当江小白走向全国后,其它地区的消费者喝不惯这种口味,吐槽难喝很正常。

 

总之,江小白抓到了年轻人的心,却没有抓到年轻人的胃,市场份额快速缩水。据《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洞察报告》显示,仅仅一年时间,江小白市场份额占比就从巅峰时期的20%跌至0.5%。

也就是在此之后,江小白接连推出了52度金盖酒、果酒品牌果立方,以及青梅酒品牌梅见。不难推断,这些品牌的出现,肩负了为江小白开辟新赛道的任务。其中,梅见的表现最突出,其营收快速突破10亿元,受到市场瞩目。

梅见的快速崛起,首先还是得益于江小白的“看家本领”也就是营销能力,其次还有江小白遍布全国经营多年的渠道。但是,梅见之外,江小白还推出了其它品牌,为什么梅见表现最突出?

2、时尚青梅酒,体量需扩张

在新的细分赛道,江小白选择重新开局做一个新品牌是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而梅见的成功,节点财经认为,主要是抓住了新一代年轻消费者的市场需求。这一消费生态如何发展,也将决定梅见等新品类酒水的未来。

目前,节点财经在各大商超内发现,相比几年前,酒类产品货架上果酒品牌、产品的种类在明显增加。口味偏甜,度数不高,小酌微醺的果味酒水正逐渐受到年轻消费者的青睐。

 

其实,不只是梅见,其它厂家如茅台也看到了这块市场,其旗下生态农业公司在“i茅台”App上首发UMEET蓝莓气泡酒。2023年市场工作会议上,茅台还曾表示,果酒作为“新生代”的主流消费产品,茅台生态农业公司在推进“年轻化”发展道路上承担着重要使命。除茅台外,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等都在果酒领域有所布局。

他们瞄准的,都是年轻人消费群体。

据艾媒咨询统计,2023年,18—30岁消费群体已经成为中国酒类第二大消费群体,占比达39.13%。酒类第一大消费者群体是31—40岁的消费者,占比达49.78%。从趋势上看,国内酒类消费主体正呈现出年轻化趋势。

相比传统白酒,果酒产品具有较高的时尚属性、饮酒门槛低、饮酒场景多,可以帮助传统酒企打破市场边界。

所以,节点财经认为,梅见所选择赛道的市场潜力已成共识,梅见也建立起了一定的领先优势,但必须要指出的是,相比江小白此前主要发力的白酒市场,规模已奔向万亿,青梅酒市场的体量相差甚远。梅见的成功,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弥补江小白在白酒市场的损失,目前还需要观察。而更为重要的是,梅见的成功又可以持续多久?

江小白曾经面临的困境,或许也是梅见必须面对的。

3、年轻人的生意,需要持续力

节点财经之所以有上面的担忧,主要是因为在梅见的崛起之路上,不论是对年轻群体的精准聚焦,还是瞄准Z世代的年轻人,都和当年江小白的路子非常接近。

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年轻群体的时尚思潮发生转变,以目前梅见的品质、品牌和工艺,还没有建立起足够宽的护城河来保障持续快速发展。而从社会发展规律来看,年轻群体的潮流几乎每过几年就会发生转变。

相比源远流长的白酒,青梅酒多了一份清爽,但少了一份稳重。

而且,相比传统酿造的青梅酒,以高粱酒为底,通过浓缩青梅汁、果葡糖浆等工业制品调配的梅见,口味上并没有优势。所以,其还一度被部分消费者认为是“工业化的梅子味”。

 

这还只是口味上的差异,节点财经认为,更重要的问题可能来自于整个行业的竞争环境。目前,整个果酒行业标准缺失,同质化竞争严重。最早的国产青梅酒品牌是1998年的“仙林青梅酒”,至今已超过二十年,但长期没有建立统一的行业标准。直到2022年,重庆市酒类管理协会才发布青梅酒团体标准。

这种环境下,必然给整个市场带来严重的同质化竞争,梅见能够保持多久的领先优势是个未知数。

综合来看,梅见作为青梅酒的头部品牌,借助江小白的营销功底,成功抓住了一大批年轻消费群体。但从品牌到产品品质,其护城河并不深,竞争压力不小。同时,年轻消费群体热衷新事物,容易喜新厌旧,对品类的忠诚度并不高。如何避免陷入当初江小白的困境,维持住稳定的核心用户群体,对梅见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所以,梅见要想在青梅酒赛道持续增长,除了在产品品质上下功夫,还要紧跟年轻人的时尚潮流与口味喜好,这样才能形成真正有生命力的品牌。

做年轻个人的生意,容易开始,但要长期维持高水平,需要硬实力。

文 / 九才

-END-

本文由节点财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