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光盯着食用油了
餐饮 别光盯着食用油了 餐饮 | 2024-07-10 15:29 别光盯着食用油了 老斯基财经

别光盯着食用油了,糖浆和酱酒没有问题吗?

别光盯着食用油了,糖浆和酱酒没有问题吗?

(1)

最近中储粮火出圈了,要不是一辆没洗过的罐车开进了它的厂区装上了大豆油,大伙都不知道它是干哪个行当的。

而这辆罐车的上一个雇主,是雇它装煤制油的。

煤制油主要就是碳氢化合物,长期食用可能导致中毒,因为里面含有:

不饱和烃、芳香族烃、硫化物等成分。

这个事件中,大伙一看到“中储粮”就很气愤,因为对中字头有着天然的信任。

现在信任被打破,连带着它旗下的金鼎食用油也被拖下水了。

斯基仔细琢磨了下这个报道,这批油主要是散装食用油,用俗话讲,就是下游客户雇了一辆罐车来打油。

可能跟金鼎食用油没有一毛钱关系。

中储粮是什么身份?它能雇一辆没清洗过的罐车来装自己的品牌食用油吗?

生产食用油,斯基相信像中储粮这样的公司是认真的。

首先,人家存放粮食的仓库就不是一般的仓库,都是用上了黑科技的粮仓。

住这里的粮食,待遇比斯基还好,一个仓库给配了很多空调。

它们常年生活在一个平均粮温不超过20℃,最高粮温不超过25℃的环境中。

粮堆里还装了几百个测温探头,哪个位置有粮食发热,都能被实时检测出来。

把粮食做成油的过程也很厉害,在研发阶段就已经赢了。

像金鼎调和油光配方研究,就凑齐了国内一个顶尖的团队,然后由中国粮油学会鉴定并全程进行监制。

虽然这次罐车里装的油是散装油,但以中储粮做事的格调,哪怕是散装油,品质也不至于太差。

从仓储、研发到生产被严格管控的食用油,最后被装上了一辆没洗过的罐车。

这种感觉就像是——

咱妈花一天一夜熬制的鸡汤,被咱爸用尿壶给端上了桌。

(2)

这件事也不全是槽点,至少罐车里之前装的是煤制油。

煤制油不属于危化品,没有超出普通货罐车的运输范畴。

那么不属于危化品的,用普通货罐车运输的液体还有哪些呢?

工业废水、废机油、减水剂、塑化剂……

这么一来,2012年酒鬼酒查出塑化剂超标2.6倍的事,好像也可以有另外一种解释。

每一个名字,咱们都以为离自己很远,实际上可能一日三餐都没离开过它们。

能和非危化品呆在一辆罐车里,那都是进步了。

再往前20年,咱们的罐车都是拉了汽油拉糖蜜,拉了柴油拉酒精,拉了烧碱又拉双氧水……

中间换个品种拉也不是不洗,就是洗得比较潦草。

斯基今天才知道,洗罐还是一个危险的行当,已经有好多个司机因为洗了一次罐,丢了一条命。

因为罐里运的是危险化学品,人一旦进入罐中操作,就容易中毒或者窒息。

危险系数高,就意味着要正经洗罐就得花大价钱。

一次正经的洗罐要经过几个步骤:

首先要对槽罐注满水,再通蒸汽高温加热,到这一步可以洗掉罐内残留的一部分危险化学品。
排净水后,再派人钻入槽罐,使用不同种类的专用清洁剂,清洗不同的危化品。

由于下罐清洗容易产生危险,工人每下一次槽罐,都要办一次安全许可证。

这种配置的洗罐,一次的费用少则八百块,多则三千块。

最潦草的一种洗法是,从污水沟抽上来的水对着罐直接冲洗,冲洗二三十分钟后,工仔再拉着胶管钻进槽罐内冲洗。

按照罐车司机的说法,他们现在拉一吨货单程报价是300块左右,拉35吨大豆油的话,这一趟的收入大概是7000块。

7000块的收入里包括了油钱、司机的工钱、槽罐车的折旧费、老板的利润等。

留给洗罐的钱,确实不多了。

(3)

洗罐的钱,槽罐车老板不想出;验罐的精力,食用油厂家也不想浪费。

或许在食用油厂家眼里,咱都在生产环节费了那么老大劲搞安全生产了,客户雇了车来打油,还得咱来检查这罐子行不行?

最后就变成了一个潦草洗,一个潦草验。

严控温度、严防害虫,360度无死角生产出来的食用油,成功被工业废水、机油、柴油全面渗透。

不过斯基觉得,这事或许也没那么糟。

毕竟,咱们运散装食用油的槽罐车在路上这么多年,也没被抽检出啥毛病。 

要知道,曾经一棵不合格的大葱想走绿色通道,一盘没有许可的凉拌黄瓜想上餐桌……

结果,都没逃过工作人员的火眼金睛。

-END-

本文由老斯基财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