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拳、金银花或是新冠病毒特效药?病毒都要笑了
社交 太极拳、金银花或是新冠病毒特效药?病毒都要笑了 社交 | 2020-02-24 09:52 太极拳、金银花或是新冠病毒特效药?病毒都要笑了 柴狗夫斯基

只要不出门,在家都能嗨翻天。

大家好,我是柴妹。

距离疫情爆发已经大约一个月过去了,在刚开始的时候,柴妹特别怂,不管干啥都带着紧张和恐惧的情绪,偶尔头痛一下都神经兮兮。

不过现在嘛...只要不出门,在家都能嗨翻天。

...这就是柴妹的真实写照

虽然新冠病毒来势汹汹,但在大家的严格防控下,确诊人数已经逐步下降。

只是这么久过去,新冠病毒的特效药却始终不见消息。

也因此,尽管有人宣布疫情拐点即将到来,但特效药的缺失却始终是压在大家心中的一块石头。

研制出特效药,可以说是如今刻不容缓的事情。

或许会有人好奇,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为何却迟迟研制不出特效药呢?

这可能得从2003年的非典开始说起。

经历非典的时候,柴妹不过几岁的年纪,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不清。

只有两点记得很清楚,一个是放假、一个是突然消失。

那时候的非典,造成了8000多人被感染,死亡率高达11%,可人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病毒肆虐,唯一能做的就是防控。

对,和如今的新冠病毒一样,严格的防控。

最后非典的消失,一直被认为是“大自然放过了人类”

除了温度上升和严格防控等原因之外,病毒放过了人类,才是非典消失的真正原因。

无论是2003年,还是2020年,医学都不足以杀死病毒,甚至无法了解病毒的全部。

这张图片展示了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的七个步骤。

像平日里的病毒性感冒以及其他,医学上并不是直接杀死病毒,而是在病毒感染细胞的前三个步骤用药阻止病毒继续感染和复制。

病毒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人类对它知之甚少,没有足够的了解就无法杀死它们,所以目前世上所有的抗病毒性药物都只能抑制它,而无法直接祛除它。

非典如此,新冠病毒也如此。

另一方面,冠状病毒是一种RNA病毒,RNA序列的一个标志就是不稳定,很容易发生变异,类似于艾滋病。

所以很难在短时间内制造出真正有用的抗体。

目前世界上最有效治疗艾滋病的方法大概就是“鸡尾酒疗法”,能够最大限度的抑制病毒复制。

也因此,前段时间才会传出用治疗艾滋病的药物来治疗新冠病毒。

知道了这些以后,再来看各地申请注册的上百项临床试验,不禁让人担心,真的能成功研制出特效药吗?

本来在柴妹看来,虽然很难,但大家为了全人类日夜奋斗,我也愿意相信,或许真的可以。

但是......

那些抗艾滋病、治感冒、流感、干扰素、糖皮质激素,以及各种中药、中药注射剂也就罢了。


脐带血、太极拳、金银花、双黄连口服液又是什么鬼?


......是你们飘了,还是大家拿不动刀了?

双黄连口服液实实在在就是一个彻底的笑话,在此之前消息刚一传出来的时候,小柴就没忍住直接撰写了一篇《带货哪家强?双黄连变身人血馒头,真香》的文章,告诉大家这根本就没用!

举个例子,就算双黄连后续临床试验后经过一些改造,它的作用也仅限于将一个3天要嗝屁的人留到第四天,且依然不能阻止病毒的传播。

更别说从一个研究结论,到最终药物的研制,需要非常漫长的过程,通常一个新药物的临床失败率目前依然在95%以上,等到双黄连变身,说不定到时候新冠病毒早就自己消失了...


还有这个太极拳,看到纳入标准中的这句话没?“经过治疗后病毒核酸已转阴”


换句通俗的话说,这个标准就是大部分人可以出院的标准。


都可以出院了,适当运动,不要长期卧床对肺功能康复有利更是傻瓜都知道的事儿。


那这个太极拳的临床试验有必要吗?

我躺床上久了,快要出院的时候适当运动一下,不是很正常嘛?再则,凭啥要太极拳?广场舞不香吗?

人家方舱医院的女医生还带着患者跳新疆舞呢......

至于那些金银花、脐带血的....港真,柴妹从小到大都是把金银花当饮料来喝的。

味道不错,有没有喝过的?

看到这么多临床试验,说一句群魔乱舞都不为过。

让柴妹都差点蒙了圈,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标准是啥样的?咋啥都能注册呢?

为此,柴妹去查了一下,发现上临床的药物必须要保证两点,一个是有效性,一个是安全性。

所以临床试验一般都是三期,一期考虑安全性,看在人体内有无副反应;通过后进入第二期,针对某种疾病,测试少量人群;通过后再进入第三期,大面积的测试病人,看这个药物是否有效。

对于那些抗艾滋病、治感冒、流感、干扰素、糖皮质激素等药物,只要通过了体外实验,证明其对新冠病毒的确有抑制作用,那就可以直接上临床

在普通时候,上临床需要较长时间来进行各层的审批,不过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审批时间会加快,但却不会降低审查标准。

看到这里,柴妹很想问一句......既然审查标准没有降低,为啥金银花、太极拳之流能进临床?

在这种特殊时期,任何可以抑制病毒的方法或药物都很重要。

而这些脐带血、金银花等没有大量证据证明其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方法,上临床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浪费医疗资源。

只能说,这世上“聪明人”挺多,连这些正在遭受劫难的人,在他们眼中都变成了行走的金子。

能不能成功研制出特效药,抑制病毒,提前结束疫情尚未可知。

但这些“聪明人”是真挺会抓风口,赶时髦的。

主笔 | 小陆

编辑 | 四少

-END-

本文由柴狗夫斯基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